世界心理健康日:美国代表团心理专家彼得·哈贝尔畅谈运动员心理

拉法·纳达尔在法网的疑惑如何能够帮助其它奥运选手应对焦虑?观看奥运会如何能够帮助观众战胜对未知的恐惧?美国奥运代表团心理医生彼得·哈贝尔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总结了哪些经验教训?世界心理健康日,了解哈贝尔针对上述问题给出的答案。

作者: Marina Dmukhovskaya

尽管运动员的心理健康已经成为体坛的关注重点,但是西蒙·拜尔斯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赛场的经历还是引发了这个话题的全球热议。此前,在我们的《幕后团队》系列文章中,我们从设备和身体素质角度谈到了运动员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计划和方法。但是,他们心理层面的备战是如何展开的呢?

关于这个话题,Olympics.com专访了美国奥运代表团的心理医生彼得·哈贝尔,探讨了心理健康对于运动员的重要性以及他掌握运动员心理状态的方式。

从曲棍球运动员到运动心理学家的转变

哈贝尔和体育的故事始于奥地利,当年生活在那里的他是一位曲棍球运动员。对此他表示:“当年我能明显感觉到,发挥好的时候和发挥不好的时候我的个人状态区别是很大的。我觉得这和我如何进行心理建设是有关系的。所以当时我就对这个课题非常感兴趣,有想要学习更多相关知识的强烈欲望。”

在那种求知欲的引领下,哈贝尔报名了波士顿大学运动心理学研究生课程。学习过程中,他有幸获得了在当地冰球队实习的机会。当该队教练本·史密斯升任美国女子冰球队主教练后,他将刚刚入职的心理医生哈贝尔带在身旁,一起参加了长野冬奥会。美国女子冰球队在长野夺金后,哈贝尔加入了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一个心理学家团队。

如果你曾经关注过美国队的世界杯比赛或者美国代表团的奥林匹克训练营,你可能会注意到经常会有一个人在泳池或冰场旁边分析运动员在失误后的肢体语言。那个人就是彼得·哈贝尔,他现在会跟随美国代表团前往世界各地参赛。

“无论是世锦赛还是世界杯、亦或是奥运会,我都会和她们一起训练,待在他们的周围。我会用听和观察的方式了解训练场上发生的一切。我也会给运动员安排单独的心理辅导课或者团队辅导课,团队课上会开展一些正念练习以及团队建设活动。”

但是,哈贝尔强调,自己并不是辅导课上的话语权威。

心理辅导课上不是我给运动员讲课,而是我给他们提供一个彼此能够互相畅所欲言的环境。现在,我和团体运动项目打交道要多于个人运动项目。”

奥运手球三金得主麦姬·史蒂芬斯和梅丽莎·塞德曼和美国奥委会工作人员在东京合影。
照片出自: Jeff Cable Photography USA Water Polo

纠正东京奥运会犯的错

哈贝尔承认现在他的工作和东京奥运会之前的工作有些不同。现在,他的工作专注于分析和重新评估团队的目标,重点是运动员的心理健康。

“我帮助运动员理解他们的心理是如何工作的,了解思维方式。这样他们就能在比赛中自己处理问题。从整体来看,心理就像是一个制造思想和情感的大工厂。不过,工厂里面有一个‘家贼’,它会从运动员那里偷走一些重要的东西。运动员认为是偷走了他们的信心。但是对我而言,我认为偷走的是更重要的东西——注意力和专注力。”

哈贝尔还认为,美国体操队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经历值得好好总结,有很多教训需要吸取:

“东京奥运会总结出的最关键的经验就是——运动员也是人,他们不是超级英雄,他们也有思想和情绪,就像你我一样。在锻炼身体的过程中,也可以对于心理进行训练。对于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来说,我大力提倡对他们进行心理训练。这样,在面对挑战时,他们面对突发情况就会更加从容一些。”

运动员在大赛前训练心理的作用和锻炼身体是一样重要的。

“在当先的体育发展阶段,我们对于运动员身体方面了解的非常透彻。大多数运动员的身体素质都能得到很好的准备。但是在运动员心理方面,尚未达到如此的了解程度。奥运赛场上,运动员的心理备战质量是真正能够体现在成绩上的。”

冬季运动项目的心理挑战

2020年东京奥运会已经于8月落下帷幕,2022年北京冬奥会正在向我们走来。对于夏季运动和冬季运动带来的不同挑战,哈贝尔非常希望和大家分享。

“很多冬季运动项目都和天气有密切关系,因此不确定性又多了一层。另外,还有些冬季运动项目是非常危险的。因此集中注意力以及保持专注的能力就变得尤为重要。”

哈贝尔苦心积虑的解释道,从事个人运动项目的运动员其遇到的心理挑战和从事团体项目的运动员所遇到的挑战是很相似的,比如曲棍球运动员、冰壶运动员等等。

“和单独的运动员共事相对更容易一些。当结果并非如他们预期时,对他们而言除了自己,没有其它人可以责怪。这会让他们具有很强的责任心。但是不要忘了,虽然是个人项目运动员,他也是属于一个团队的。团队的状态是会影响到他们的。”

拉法埃尔·纳达尔是榜样

作为一位专注于运动员心理的心理医生,哈贝尔喜欢用拉法埃尔·纳达尔的故事来举例。在运动员训练过程中,他经常会引用纳达尔曾经在法网公开赛时说过的话。西班牙网球巨星曾表示:“虽然每年都会来这里打比赛,但是每次来我依然还会有疑惑(不确定感)。”尽管他已经13次赢得法网冠军。

“当运动员听到这个例子时,他们也会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他们会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人,也许我也可以在这方面努力一下。并非要改变我的想法,而是要管理好自己的注意力。’注意力是能够转化为表现的,而想法和感觉是不行的。”

“纳达尔是一个非常坦承、真实、可信同时又脆弱的人。他不介意谈论自己长久以来的疑虑。他了解自己的思维方式。运动员可以向纳达尔这样取得如此成功的体坛名将学习。”

对于一些运动员而言,他们最大的心理斗争也许并非出现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也许早在他们开始备战冬奥会之初,那场斗争就已经开始了。比如一位队友成为他奥运席位的竞争对手。

“奥运选拔赛就是一场零和博弈,并非所有人都能够最终参加奥运会的。有时,奥运选拔赛对于一些运动员而言就是一个心碎的回忆。其实这就在于我们如何看待比赛。最艰难的斗争是自己和自己的斗争,比赛让我们有机会展现最好的自己,但是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实力相当的竞争,这样才能让我们有提升。而和队友的竞争能够让我们达到新的高度,换个角度看待比赛。”

“让我们拥抱不确定性”

当然,并非只有运动员会遭遇心理健康问题的挑战。哈贝尔相信北京冬奥会的观众通过比赛也能够学到很多。

“我们观看体育比赛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结果的不确定性。这是吸引我们观看比赛的原因。运动员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面对不确定性,我们也可以做得很好。”

“我们对于这种不确定感到好奇,我们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事实上我们永远不会知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很好的和这种不确定性共存,这也是我们活下来的原因。所以,与其追求拿捏确定性,不如去尝试拥抱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