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团队:加拿大短道速滑队技术员洛朗·戴格诺特对于短道的热爱

七届冬奥会经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重温洛朗·戴格诺特从奥运选手转型奥运教练的精彩故事。

作者: Marina Dmukhovskaya

每一枚奥运奖牌背后都有一个依靠汗水和努力滋养的伟大梦想!但是,汗水并不只来自运动员。每个运动员/运动队周围都有一个团队在为他们保驾护航,帮助他们在奥运赛场上展现出自己的最佳状态。

每天的训练生活当中,这些团队的成员会负责运动员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运动装备的准备,此外还要关注运动员的营养摄入等等。他们对运动员的关怀和付出可谓细致入微。

虽然他们无法登上领奖台,但是可以通过我们的系列文章《幕后团队》了解他们的故事。

今天,我们带您认识加拿大短道速滑队技术员洛朗·戴格诺特。戴格诺特先后以运动员、教练、短道技术人员身份参加过七届冬奥会。

短道速滑技术员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呢?

通过戴格诺特办公室墙壁上挂满的物件,大家就能够猜出戴格诺特日常工作的大概内容。那面墙上挂着以前国家队选手使用的旧装备、一堆没有名字的冰刀。虽然冰刀没有署名,但是戴格诺特可以通过每片冰刀的弧度来分辨出它的主人。

可能还有人对于短道速滑这项运动的特点不太了解,简而言之:短道速滑比赛中运动员在短距离冰道上展开激烈高速的激烈角逐,最快速度能够达到50公里/小时。

影响比赛结果的因素除了运动员的自身实力外,运动员的比赛装备同样发挥着关键作用。每位运动员的战靴都是根据运动员的脚型精准定制的。每支冰鞋上面的冰刀都有两个弧度,弧度曲线半径的搭配组合有助于运动员的滑行和转弯。另外,运动员在奖牌赛中滑冰的方式可能会和平时有很大不同,对于这一点,戴格诺特比谁的清楚。

选手和技术员之间必须建立起坚固的信任,打个比方:选手在赛前对于技术员的信任就像心脏病人在做手术前相信主刀医生的双手那样。

戴格诺特谈到了运动员的竞技状态和冰刀之间的关系,令人眼界大开。他表示:“有些运动员会给冰道起特别的名字,目的就是希望能够保证自己的冰刀能够处在最好的状态。我曾经给一副冰刀命名为‘神奇女侠’。有些时候,运动员会以宠物的名字或者挚爱之人的名字来给冰刀命名。塞缪尔·吉拉德就以祖父的名字命名了自己的冰刀。通过这种方式,运动员和冰刀之间能够建立一种特别的联系,让他们在穿上冰鞋时能够感受到积极的力量。”

始于蒙特利尔奥运会的奥运之旅

1976年8月1日是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闭幕式举行的日子。

当时7岁的戴格诺特和自己的哥哥们一起在街头欢呼、庆祝着。

戴格诺特回忆道:“我还记得那种兴奋的感觉,我记得当时我特别喜欢奥林匹克精神带来的鼓舞,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要成为奥运会的一份子。”后来,戴格诺特和哥哥的运动生涯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这些在1976年时是无法预见的。

戴格诺特参加了冬奥会,尽管现实情况和他小时候想象的不一样。

1992年,短道速滑在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完成奥运首秀。戴格诺特是加拿大男子5000米接力队的一员,参加了半决赛并帮助自己的队伍跻身奖牌赛。决赛中,戴格诺特被教练排除在参赛选手名单之外,他以观众的身份目睹了队友斩获银牌。

由于戴格诺特没有参加决赛,他没有在决赛当天收获奖牌,回忆当时的情景,他表示:“那种感情很复杂。我为队伍夺冠感到特别开心,但是当队友叫我和他们一起登上领奖台时,有人拦住了我。他们不希望我出现在电视上。那个经历对我心理上是一记重创。”

最终,戴格诺特还是收到了一些安慰。由于规则改变,参加半决赛的选手同样能够收获奖牌,所以他在1994年收到了自己的银牌。

短道速滑的激烈角逐
照片出自: 2018 Getty Images

平昌的戏剧性一幕

短道速滑是一个充满惊喜和不确定性的运动项目。比赛中,选手之间的距离非常近,难免会出现身体接触。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戴格诺特就经历过戏剧性的一幕,在起跑时,加拿大选手塞缪尔·吉拉德的冰刀和匈牙利选手的冰刀交织在了一起。

谈到那次经历时,戴格诺特表示当时“非常紧张”,当他看到珍贵的冰刀出现损坏时,他非常心疼。但在当时他无暇考虑这些,只能顶着压力快速完成了冰刀的更换。

他介绍道:“通常情况下,换冰刀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运动员在踩上新冰刀后的感觉会和之前的感觉不一样。我的职责就是确保运动员不会感到任何区别。当时换完冰刀后,我看到吉拉德最终晋级决赛。当时我感觉到冰刀的更换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影响,小插曲就像没有发生一样,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

细微细节决定一切

现在,戴格诺特和教练组正在带领世界短道速滑强队加拿大队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任何一个小细节都是他们关注的重点。戴格诺特说道:“我们每天的工作都要深扣到小细节,这样才被帮助运动员保持最佳状态。我觉得让运动员发挥出高水平,是我们这份工作获得满足感的源泉。我们和运动员共度每一个瞬间,当他们上场比赛时,我们都很开心,很兴奋。”

在被问到各国技术员之间时候会有一些“信息互换”时,戴格诺特笑着承认这种情况是有的,但是同时他也表示自己的工作中有些秘密是不能说的:“必须得有一些秘密,比如运动员装备的定制,这种东西是只有我和运动员知道的事情。”

有一件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加拿大队的名将如查尔斯·哈梅林、天赋新星库特尼·萨拉劳特(在ISU荷兰世锦赛上为加拿大赢得2银1铜)、手握3枚奥运奖牌的金·鲍丁有一件事不用操心了——他们的冰刀会被打理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