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滑传奇巨星斯文·克拉默:争分夺秒力争生涯高光收尾

荷兰冬奥速滑四金得主斯文·克拉默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正在和伤病做斗争。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已经取得的辉煌成就都将永载史册。

作者: Evelyn Watta
照片出自: 2020 Getty Images

斯文·克拉默速度滑冰生涯从一开始就轰轰烈烈。

18岁时他就赢得了2004年世青赛冠军,之后他又将久负盛名的荷兰全能锦标赛冠军收入囊中。

现在,这位“飞翔的荷兰人”已经将目光锁定在个人最后一届冬奥会上斩获第五枚金牌。在男子5000米项目上,他依旧是夺冠热门。从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开始,他就一直霸占着该项目奥运冠军宝座。

这位冬奥四金得主在今年5月接受了手术以治疗长期困扰自己的背伤。现在,他承认自己状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差一些。

虽然遭遇伤病困扰,这位在荷兰速度滑冰之乡海伦芬成名的巨星深信自己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斩获奖牌。

35岁的克拉默在10月接受荷兰报纸《AD》采访时曾经表示:“我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

“我觉得自己有时候还是能够玩命拼一把的。我的身体状况不错,我很强壮。我希望在冬奥会资格赛和正赛上能够再次展现那种实力。”

克拉默的想法已经很明了:他希望通过一枚金牌为自己辉煌且漫长的运动生涯画下句点。

克拉默闪电般登顶世界最佳的过程

滑冰已经融入到克拉默的血液里。

他的父亲叶普·克拉默曾经参加过冬奥会速滑比赛,他的妹妹布雷切特·克拉默同样也从事冰上运动。但是对于斯文·克拉默而言,速滑最初并非他水到渠成般的选择。

成长阶段,克拉默最喜爱的运动是自行车。但是在转战冰场后不久,他就成为了媒体头条的常客。

克拉默首次亮相成人赛场就在2005年荷兰全能速滑锦标赛上斩获铜牌,之后他生涯首次打破了男子5000米速滑世界纪录。该项目世界纪录之后在他生涯的不同阶段又被他多次刷新过。

2006年都灵奥运会上,他完成了冬奥首秀,斩获5000米银牌和团体追逐铜牌。

回顾自己的冬奥处子秀时,克拉默说道:“参加都灵冬奥会时,我19岁。当时刚刚创造了5000米世界纪录的我目标就是夺得金牌。但是,那时的我还没有准备好,我的实力也还没有达到温哥华冬奥会以及索契冬奥会时的水平。当时是我转战职业赛场的第一年,第一次参加冬奥会的经历让我学会了很多。”

克拉默吸取了教训,之后随着身体素质的进一步提升,他开始强势席卷速滑赛场。

此后他多次改写了10000米和5000米世界纪录,优异表现让他在2007年当选荷兰年度最佳运动员

2011年,大腿神经的伤病让曾经的速滑神童克拉默在当年大多数时间都只能作壁上观。伤愈后的他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卫冕了5000米冠军,并帮助荷兰队赢得团体追逐金牌。

至今为止,克拉默5000米6分03秒32的世界纪录已经保持了10年之久。除奥运奖牌外,他还斩获了9枚世界全能锦标赛金牌以及21枚世界长距离锦标赛金牌

克拉默的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以刷新世界纪录的成绩斩获个人第三枚冬奥会金牌后,成为冬奥会历史上唯一一位三次赢得同一项目金牌的男子速滑运动员

8枚冬奥会奖牌让他成为冬奥历史上最成功的男子速滑运动员,超越了伊瓦尔·巴朗格鲁德克拉斯·通贝里

饱受伤病困扰

背部的伤势导致克拉默在平昌冬奥会后的一个赛季高挂免战牌。

时光飞逝,2021年5月,克拉默决定通过手术治疗自己的背伤,他心中所想的就是自己的冬奥会告别演出。

在面对《AD》的采访中,他说道:“我就是觉得,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最后一个赛季了,这不符合我给自己定下的标准。”

克拉默和女友,冬奥冰球2金得主内奥米·范·阿斯,于2018年迎来了一个女儿。克拉默曾经承认,背伤一度导致他无法和女儿玩“举高高”。

手术后,克拉默的恢复相对比较缓慢,但是最后一个奥运周期的关键时刻,他的身体和意志并没有因此而被削弱。

从不避讳敞开心扉的克拉默表示:“那样的一个大手术恢复起来确实需要些时间,这是很正常的。身体和心态都需要恢复。总是和时间赛跑确实会耗费很多精力。我希望最终我能够走上正轨,我相信这是有可能的。但是确实越来越难了。

专注冬奥会以及人生的新篇章

克拉默希望自己的背伤能够尽快恢复,于此同时,第五次登上冬奥会最高领奖台的目标就是他最大的动力源泉。

荷兰运动员在平昌冬奥会上斩获了14枚速滑金牌中的7枚,克拉默希望自己能够在北京的赛场上为荷兰队争金贡献一份力量。

斯文·克拉默庆祝平昌冬奥会上斩获金牌
照片出自: 2018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宣布和Jumbo-Visma队续约时,克拉默表示:“我的新赛季并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展开,但是我依然完成了一些伟大的事。”

“下届冬奥会将于2022年举行,一切皆有可能。如果能够以一枚冬奥金牌结束我的运动生涯,那将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虽然距离挂靴越来越近,但是克拉默的斗志不减。未来,他将在自己的滑冰学校培养下一代滑冰运动员,并身兼Jumbo Visma队的管理角色,负责自行车和滑冰队的管理。

“我庆祝自己该干什么,如果想要有好的表现,体育上的事儿必须要100%的安排妥当才行。未来,我希望团队的管理权握在我的手中,我认为自己可以给管理团队带来附加价值。”

北京冬奥会上,克拉默能否用大师级表现结束自己辉煌的运动生涯,我们拭目以待。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