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上冬、夏“双修”的双残奥选手

参加多个不同运动项目的残奥选手并不常见。Olympics.com为您整理了一份名单,其中包括曾经参加过夏残奥会和冬残奥会的“双残奥”选手。一起了解这五位拥有惊人经历的女子运动员吧。

作者: Alison Ratcliffe
照片出自: 2022 Getty Images

奥克萨纳·马斯特斯,美国

奥克萨纳·马斯特斯参加过残奥会四个不同运动项目的比赛,分别是冬残奥会的冬季两项、越野滑雪以及夏残奥会的赛艇和自行车,至今为止共斩获10枚奖牌。

但是对于人们把她当成永远不败的“超人”,她非常排斥。

正如她在接受Olympics.com时说的那样,别人对她的信任和她有时对自己的不信任是她运动生涯中反复出现的主题。这要从她的妈妈说起,她“非常相信我,所以我想证明她是对的”。

马斯特斯14岁时就经历了双腿截肢,同时手部的残疾也意为着她必须把滑雪手套和雪仗把手绑在一起才能滑雪。

6个月前,马斯特斯在2020年东京残奥会赢得了两枚自行车金牌。当时距离她接受淋巴结和肿瘤切除手术仅过去了100天。

东京残奥会结束后,她曾经考虑过参加北京冬残奥会的可能。

但是完成四个运动项目之间的转换,并且是从夏季运动到冬季运动的转换,对任何人而言都不轻松,对于马斯特斯也不例外。

马斯特斯接受Self采访时说道:“这次的转换并不平稳,也不美好。”

“从理论上来说,你已经尽你所能适应夏季运动,然后突然就要切换到冬季赛季当中。当时那种转换的感觉就好像你一辈子都没练过冬季项目一样。”

“自行车就是追求速度,训练是练肩膀、胸肌以及二头肌。但是滑雪时是不需要胸肌、二头肌和肩膀的,更多的是靠背阔肌和核心力量。”

比尔吉特·斯卡尔斯泰恩,挪威

2020年东京残奥会赢得女子赛艇PR1级单人双桨金牌的挪威选手比尔吉特·斯卡尔斯泰恩是挪威首位残奥冠军。

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时担任挪威代表团旗手的斯卡尔斯泰恩最终在女子5公里越野滑雪比赛中位居第7

多才多艺的她还曾经参加了挪威电视综艺《Skal vi danse》(我们跳舞吧?)。

2010年遭遇意外后,错误的硬膜外注射导致斯卡尔斯泰恩腰部以下瘫痪。

2014年索契冬残奥会上,她完成了自己的残奥首秀;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她憾失领奖台。

接受世界赛艇采访时她曾经说过,赛艇是她第一首选:“我进行滑雪训练、参加滑雪比赛是为了在赛艇项目上能够有更大的进步,但是最终我发现二者是一个不错的组合。”

“切换运动项目和动作上的改变让我可以取得更好的训练效果,进行更多训练,降低受伤风险。赛艇确实让我在滑雪方面取得了进步,赛艇让我在力量、耐力以及竞争心态方面都有很大收获。滑雪让我补足了基础训练的空白。”

东京残奥会前接受olympics.com采访时,她曾经表示自己做出了一些选择,而这些选择可能会影响到她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的前景。

参加《我们跳舞吧》节目录制的经历让她获得了很大鼓舞。她在节目中表示:“没看见的东西并不意味着它是不真实、不存在、不可能被完成的,不是吗?”

杰西卡·加拉格,澳大利亚

杰西卡·加拉格的运动生涯伴随着一系列澳大利亚第一次的成就。

但是说到第一次,加拉格尔说起她在2010年温哥华冬残奥会高山滑雪比赛中的首次亮相似梦似幻。

接受澳大利亚残奥委会采访时,她说道:“温哥华冬残奥会是我第一届冬残奥会,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走进了一个全新的神奇冬季仙境。”

“我感觉到这种难以置信的能量,因为我知道我将在生日那天代表澳大利亚完成自己的冬残奥会首秀。”

加拉格在温哥华冬残奥会上斩获的女子回转铜牌是澳大利亚冬残奥会历史上的首枚奖牌。

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参加跳远和标枪比赛的加拉格成为澳大利亚首位双残奥选手。

最终,她也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首位双残奥奖牌选手,她在残疾人自行车女子1公里计时赛上摘得铜牌。在2014年索契冬残奥会上赢得女子大回转铜牌。

加拉格认为难度最高的是女子高山滑雪比赛,视觉残疾运动员在比赛中需要跟在一个领滑员身后完成比赛,领滑员通过蓝牙耳为身后的运动员发布指示。

“运动员和领滑员之间的信任和其它搭档之间的不一样。”

“从蓝牙耳机中发来的指示可能就发生在1/10秒,但是非常关键。”

“在我参加的所有运动项目比赛中,滑雪毫无疑问是最难的一个,因为一旦你上速度就需要克服恐惧去放手一搏。出现恐惧感是很正常的,如果出现任何失误都会导致运动员出现一些严重后果。”

村冈桃佳,日本

村冈桃佳是一位滑雪运动员。

但是她的运动生涯开始阶段接触的是轮椅田径。有一次,她的田径好友邀请她一起滑雪,当时她就被那种“日常生活中无法体验到的非凡速度感和兴奋感”深深吸引。

17岁,她就在2014年索契冬残奥会上获得大回转项目的第5名。

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上,她被选为日本代表团旗手。如此荣耀很少有运动员能够体验到。

村冈桃佳在冬残奥会高山滑雪坐姿大回转比赛中获得1金2银2铜。

之后就是在她祖国举行的夏季残奥会了。

在接受《东京时报》采访时,她表示:“起初,我的态度是有点羡慕残奥会将在日本举行。因为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平昌冬残奥会备战上,所以我对2020年东京残奥会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

“但是2018年平昌冬残奥会结束后,我开始感觉到自己还想再练田径,继续小时候的梦想。”

4岁时被诊断患有横贯性脊髓炎的村冈桃佳在做出重拾田径决定后,只接受了两个月的训练就打破了自己所处级别的日本100米纪录。

2020年东京残奥会上,她在女子T54级100米比赛中位居第六

她说道:“在全身心训练残疾人田径一年后,我感觉自己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运动员了。”

“虽然也曾有过担忧,但是我确实很享受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经历,因为我有机会实现自己儿时田径的梦想。”

“我不后悔,我感觉自己精神焕发。”

达涅莉·阿拉维奇,美国

如果既参加夏残奥又参加冬残奥难度还不够大的话,可以了解一下达涅莉·阿拉维奇的故事,她参加的两个运动项目差距天差地别。

2020年东京残奥会上,她参加了女子T47级400米田径比赛的争夺。但是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上,她将参加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比赛的争夺。

接受《华盛顿时报》采访时,阿拉维奇说道:“这两项运动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系统。北欧滑雪是长距离,考验无氧耐力。而短跑就是考验爆发力和速率。所以对我而言同时从事这两个运动项目并不是说两个运动是互补的。”

阿拉维奇天生左小臂缺失,这种残疾类型在东京残奥会上选择不多,她最终残疾了短跑的比赛。

东京残奥会上,她未能从预赛中突围成功,但是这无碍她备战北京冬残奥会。

她继续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未来我的田径生涯会怎样发展,尤其现在我在北欧滑雪方面下了很大精力,在滑雪方面我感觉自己还有很长的运动生涯。所以我对自己的期待是很现实的。”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