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萨娜·马斯特斯书写美国冬残奥历史

奥克萨娜·马斯特斯在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所参加的7个项目中都登上了领奖台,她已经成为有史以来收获最多荣誉的美国冬残奥会运动员。马斯特斯已经以某种方式经做到了这一点。

作者: Ken Browne
照片出自: 2022 Getty Images

在北京冬残奥会的7项比赛中收获7枚奖牌。自此,14枚冬残奥奖牌,比历史上任何其他美国运动员都多。

3月13日是北京冬残奥会的最后一天,马斯特斯带领美国队与悉尼·彼得森、丹·科诺森和杰克·阿迪科夫一起,在越野滑雪混合接力赛中夺得金牌。

“这太棒了,”科诺森在夺得金牌后说。“作为这个团队的一员,我感到无比自豪。当你是团队的一员,你知道队友每一秒都在依靠你时,那是一种特别的感觉。”

32岁的马斯特斯还创下了美国队运动员在单届奥运会上获得最多奖牌的新纪录,队友科诺森在2018年平昌赛场获得了7枚奖牌。

她在夏季和冬季残奥会上共获得了17枚奖牌,包括2012年的1枚赛艇铜牌和6个月前在东京残奥会上获得的2枚自行车金牌。

北京赛场上再创佳绩

马斯特斯在本届冬残奥会第一个比赛日中的冬季两项比赛中就收获金牌,然后在一天后的残奥越野滑雪长距离(15公里)比赛中获得银牌。

从那时起,她再也无法阻挡,7个项目7枚奖牌是梦想的回归。这包括冬季两项的2金1银,越野滑雪1金3银。

2024年巴黎残奥会还有两年时间,马斯特斯还将继续上演辉煌成就。

在奥运会早期,乌克兰裔美国人表示奥运口号是Stronger Together,她感谢团队、感谢妈妈、也感谢竞争对手,以及她在残奥会中建立的友谊。

马斯特斯:从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孤儿院到世界之巅

马斯特斯于1989年6月19日出生在乌克兰的赫梅尔尼茨基,那里距离切尔诺贝利只有几个小时的路程,这是1986年发生恐怖的核事故的地方。

她出生时患有胫骨偏侧症,这意味着她的双腿度不同,没有胫骨。她的手指没有拇指,每只脚有6个脚趾,只有一个肾脏。

相信她的生母暴露在辐射下是导致她身体受损的重要因素。她出生后被遗弃在孤儿院,马斯特斯曾受尽了痛苦。

“我的家乡有辐射泄漏,”她在2015年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村里的警察会到处说,‘把门锁好’,然后你关上门窗,一两天不出屋,等待辐射消失。

“我的孤儿院非常贫穷,没有太多的食物,所以总会饿肚子。我不记得太多,因为很多记忆都被屏蔽了。我知道我会有母亲,我只能等待。”

找到母爱

7岁时,马斯特斯终于找到了母亲,她被收养后和妈妈一起来到了美国。

马斯特斯终于找到母爱,她的梦想也得到了支持。

她在自己的网站上写道:“经历了3个不同的孤儿院后,我被一位伟大的美国单身女性收养,然后搬到了纽约。”

“因为先天缺陷,我不得不接受双腿截肢,我在9岁时截掉了左腿,14岁是右腿。双手也做过多次重建手术。”

2017年母亲节,马斯特斯在Ins上对妈妈说:妈妈,自从你收养了我,我对你的爱心、奋斗和决心感激不尽。不敢相信能有这样的爱和支持,我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感谢你在我需要的时候推动我,感谢你帮助我实现梦想,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感谢你始终如一、无条件的爱。”

对运动的热情

她在自己的网站上说:13岁时,我开始对赛艇产生了兴趣。

“当我在水上时,我开始感觉到一种新的自由和控制感,这种感觉在我的过去被剥夺了。我很快发现,我越是强迫自己,我就变得越强大、越快、越能控制自己。我越感到疼痛,目标就越明确。我推水,水又把我推回来。”

马斯特斯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获得了她的第一枚残奥会奖牌,她与搭档罗布·琼斯一起获得了铜牌。

但她想要更多,划船并不适合她的身体。

她表示:“我认为在精神上驱使我(做更多的运动),我对自己离开划船运动的方式不满意。我没有选择离开它。但我的身体让我失望。”

半年两次奥运

从东京残奥会自行车赛的两枚金牌到北京冬残奥会冬季两项和越野滑雪的7枚金牌,她是如何做到的?

马斯特斯解释道,“你可能会认为越野滑雪和骑自行车会相互促进,但事实恰恰相反。”。

“这是两种不同的运动。骑自行车就是推动,越野滑雪就是拉拽。”。

“当我们走出滑雪场,进入自行车运动状态时,我必须放松训练。我的身体在变化,真是太疯狂了。我的背部肌肉、腰部肌肉和三头肌对滑雪来说是如此重要。”。

“当我开始骑自行车时,我的背部肌肉和臀大肌消失了,我的肩膀、胸部和二头肌开始增长。这只是在不断适应。”

伤疤和纹身

马斯特斯有挥之不去的伤疤,她因在孤儿院遭受虐待而留下了许多伤疤。

“伤疤是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你从伤疤中活了下来。这就是我的故事,”她在2020年12月接受采访时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发现这一点,我渴望重新找回自己的身体,重新找回自己的生活,只有我才能讲述的故事。”

“我要大声说出我的痛处:我被虐待了。我要战胜它,而不是被它打败。在我成年后,我开始有这样的欲望。它表现在对纹身的热爱上。”

“纹身不同于疤痕,你可以选择。我的每一个纹身都充满了我自己的选择。每一个纹身都代表着我的重要部分。“马斯特斯说,“当我得到一个新纹身时,就像我说,‘我希望我的故事以这种颜色、这种尺寸、在这个位置讲出来,看起来像这样,让我想起点点滴滴。’

“所以,当那些真的伤疤反映出那些无力的时刻,我的新伤疤——我选择用纹身标记我的身体,这就是我的目的。这样的自我感觉很奇妙。”

榜样

如今,马斯特斯已经是多项运动的超级巨星。她在成长中一直与尊严作斗争,她认为残疾儿童需要更多的榜样。

她说:“如果你在学校拍照日的发型不好,或者脸上长了个痘痘,那就是世界末日了,更不用说假肢了。然后,社会会给你贴上标签,尽管你并不认为自己是‘残疾人’。

“这是你的责任。我希望下一代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有一位值得尊敬,并向往的人。每个孩子都有一张迈克尔·乔丹的照片。”

现在,他们有了马斯特斯,美国在冬残奥会上收获奖牌最多的选手。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