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巍的黄金时代:北京冬奥花滑冠军谈埃尔顿·约翰、决赛前的自我激励以及比赛中的笑容

2022年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冠军陈巍回顾夺冠瞬间。对于著名歌星埃尔顿·约翰居然知道自己在比赛中使用他的歌曲作为背景音乐,陈巍表示:“那种感觉有点疯狂!”

作者: Nick McCarvel

陈巍已经是花样滑冰届的天王巨星,就像埃尔顿·约翰之于乐坛一样。

陈巍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七位赢得冬奥会花样滑冰金牌的男子运动员。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夺冠一天后他收到了来自英国著名歌手埃尔顿·约翰的祝贺。而陈巍在北京冬奥会登顶的过程中在节目中使用了埃尔顿·约翰的音乐。

埃尔顿·约翰在祝贺信息中写道:“祝贺使用《火箭人》乐曲的陈巍在北京夺得花滑金牌。”

陈巍在接受Olympics.com专访时透露道:“我社交媒体用的并不多,所以是我的经纪人发信息告诉我这件事的,他把埃尔顿·约翰的推文转给了我。当我知道他居然知道我的存在时,我兴奋的快疯了。居然是埃尔顿·约翰爵士?太酷了!”

他继续说道:“之后我把这个推文给训练搭档玛利亚·贝尔和她的团队人员看了,大家都发出了惊呼。那种感觉很特别。”

陈巍自己和音乐也颇有渊源,从小就弹钢琴的他最近又开始学习吉他。他甚至把自己的电吉他带到了北京,他认为弹吉他是让他能够在夺冠道路上放松下来的完美方式。

但是他是否考虑过和埃尔顿·约翰合作一把呢?

对此陈巍笑着说道:“我觉得吧,我真不确定自己的音乐实力能否配得上人家的才华。其实仅仅是能够见到他本人,都会让我觉得是相当特别的经历了。”

22岁的陈巍在男子花滑届也已经是“特别”的存在,冬奥会前已经贵为三届世锦赛冠军的他在北京首都体育馆连续两天的比赛中拿出了精彩的表现。

距离2018年平昌冬奥会短节目失手最终仅位居第五的失望经历四年后,陈巍在中国首都进行的男子单人滑短节目比赛中刷新了该项目世界纪录,一雪前耻。同时也为自己在自由滑比赛中抢到了有利的出场顺序——最后一位出场。

如果把北京冬奥会男子自由滑比赛比喻成一场演唱会的话,那陈巍的出现无疑算得上是“压轴”。他在埃尔顿·约翰《火箭人》的乐曲中拿出了金牌表现,登上了冬奥会的最高领奖台。他的夺冠在很多花滑人看来可谓是实至名归。

陈巍在北京冬奥会赛后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道:“确实,我的运动生涯当中已经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一路上有很多人支持着我。最终能够经历如此瞬间,能够用金牌回馈所有支持过我、帮助过我的人,这对我而言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关于决赛前的自我激励

心理医生就是上述帮助过陈巍的人群之一,双方已经合作超过一年时间,其工作核心就是帮助陈巍能够调整好心态,不断前进。

2月10日自由滑比赛上场时,陈巍身体有些发抖。现场叫到他的名字后他滑向赛场中央时,脑海中是带着疑虑的。而如此心态对于比赛中很快就要做出拿手绝技——后内四周跳的他而言可谓相当不利。

此时,他的心理调节训练就发挥了重要作用,陈巍介绍道:“我当时想的就是要让自己带着自信开始节目的表演。有时确实会出现大脑已经确定要做什么,但是身体可能无法做好相应准备的情况,所以当时我想的就是:“好吧,开心点。要自信,我可以的!然后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们管这种方法叫“能量姿势”(power pose),他能够帮助你开启自信模式。即使感觉不到信心,你也会有信心的。”

最终,陈巍的能量姿势奏效了。

陈巍自由滑开场就拿出了将近20分的动作组合,包括后内菲利普四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菲利普四周跳以及他比较担心的后内四周跳。

在之后两个四周跳(勾手+点冰组合)完成之后,陈巍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之后他又一鼓作气完成了余下的几组跳跃动作。

而他脸上的表情也逐渐从浅笑变成露齿笑,此时乐曲也变成了重新混编的Rap版本《Bennie and the Jets》。陈巍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喜悦,已经确信自己能够夺金的他表现的愈加放松。

回顾当时的心境时,陈巍表示:“勾手跳之后,我已经特别开心了,当时的喜悦已经是自然流露了。我并没有强迫自己笑出来,当时真的就是因为特别开心,感受到了乐趣。但尽管是如此情况下,我依然不能完全松懈,我确实还是保持了一定的专注。”

下一步计划?待定

已经参加花滑巡回赛七年(其中两年是在耶鲁大学学业和比赛同时进行的情况下度过的)的陈巍对于接下来的计划还不是很确定。

对于是否参加即将在法国举行的世锦赛,陈巍在冬奥会赛后都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

他的回答是:“待定!我会考虑一下然后和团队每个人商量一下,看看他们是怎样的意见和感受,然后再做决定。”

北京冬奥会夺冠后被问到是否还会再战四年时,陈巍表示他首先先要于今年8月重返校园。由于疫情原因,他从2020年春天开始就暂停了学业。

他的花滑事业是否还会继续呢?

“目前我没有考虑这些。我目前确定的就是8月我要回学校。至于花滑,我会花时间想想看的。”

这意味着他是否会在2026年米兰科尔蒂纳冬奥会上力争卫冕需要未来给我们答案了。

仅目前而言,保管好这枚金牌是他比较确定也比较热衷的事情。

他笑着说道:“这金牌挺沉的。夺冠的感觉依然还有点不真实。我曾经说过,自己梦想这一时刻已经很久了,但是我从未想过这一刻能够最终成为现实。所以脖子上挂着这枚金牌的感觉让我感觉依然有点不真实。”

但是,不管他感觉如何,陈巍登顶冬奥最高领奖台已然是既成事实。

将花样滑冰资讯发到您邮箱。

获取花样滑冰比赛最新资讯、视频、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精彩集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