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滑雪传奇巨星米凯拉·席弗琳:很难说一切都好起来了

奥运双料冠军讲述了她父亲杰夫不幸去世后这两年,她是如何应对悲伤的,她表示:“父亲去世是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伤痛。”

作者: Alessandro Poggi
照片出自: Atomic Austria GmbH

高山滑雪巨星米凯拉·席弗琳在接受我们的专访过程中谈到自己的近况时表示:“有时感觉会好些了,我的笑容多了,开心的时候也多了。但依然很难说一切都好起来了。”

两年前,席弗琳的父亲杰夫在一场悲剧中去世,这位奥运两金得主至今依然没有完全走出伤痛,对此,她说道:“我依然会有走不出去的那种感觉,突然间脑海中就会浮现出2020年2月3日的场景,这种感觉没有消失,我也不知道它会不会消失,但我要学会享受美好的时光,我的生活中依然还有美好时光的。”

席弗琳认为,身边人的支持对于自己能够扛到现在非常重要,她说道:“过去一年半,我觉得最大的进步就是,我对当下事物的欣赏多于对过去事情的纠结。”

席弗琳:别人无法理解的伤痛

席弗琳表示自己一直在与运动心理学家合作:“父亲的去世是一种伤痛,一种别人无法理解的伤痛。你不能用手术修复它,而且这种伤痛没有时间表,也没有方法指引你去恢复,而这种伤痛就是和你如影随形。

“我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我的意思是,我身体上受过伤,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也接受过手术。但是,你知道吗?骨骼会在8周内恢复,膝盖也在一定的时间内会恢复,甚至背伤,虽然恢复期不好预测(但是也有恢复的时候)。但是你知道吗?有应对方法这件事,带给你的是将会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26岁的席弗琳知道伤痛的恢复需要时间。“没人能给你‘指南’,但我跟运动心理学家从运动的角度聊了聊,还是有帮助的……当然,时间也是抚平伤痛的良方。我依然记得以前的自己是怎样的感觉,这点很有用:虽然时间回不去了,但是我记得自己曾经的那种感觉,这份感觉会带给我力量。

“我觉得在这方面我还需要多做一点努力,要把专注力找回来。找到比赛日的那种强度和激情,然后把这些部分重新拼凑起来。”

展望北京冬奥:希望我能够带走奖牌

席弗琳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夺得金牌时成为最年轻的冬奥回转冠军,当时她年仅18岁。4年后,她以超级大热门身份来到平昌,收获了两枚奖牌,其中包括超级大回转金牌。

她对2022年北京冬奥有什么打算呢?

“从做人角度来看,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和之前很相似。我在作为运动员的成长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参加冬奥会,我对于奥运会的理解已经更深了,知道会有哪些可能性,包括好的方面和不好的方面。索契冬奥会的经历我觉得可能是我认为的‘最理想’的冬奥会体验。虽然那时我的状态并不完美,一切都不太完美,但我当时只是觉得,‘是的,很简单,只是场滑雪比赛。’这就足够好了。”

“然后在韩国,我经历了赛程变化、天气不佳、大风等最糟糕的情况……但事实是,在一个地方,两周内举办这个全球最大的冬季运动综合性赛事,它包含了所有冬季运动项目的众多竞赛项目,你不可能指望每项赛事和比赛都如人所愿。

“实际上,虽然我们会在冬奥会上争夺奖牌,但是冬奥会不仅仅是体育赛事,它有不同的一面,也是更重要的一面,那就是团结。我们把世界团结在一起,通过体育感受情谊,感受它有多么强大。”

“但我仍要为目标努力,希望我能带着奖牌、带着收获离开北京。对所有的运动员来说都是这样,很难放弃奥运奖牌的梦想,事实上,也不需要放弃。我认为,对我来说,认识到生活中还有很多其它东西是真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你不能控制自己是否赢得奖牌,你只能控制自己的比赛方式,这就是事实。”

“所以,在这紧要关头,我们必须对自己宽容些。因为奥运能让你感觉自己是一个站在世界之巅的英雄,能让你在一天内、在60秒内,抹去你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所有认知。你要知道,这个很重要,不管我在未来的职业生涯能赢得了什么,也许是一两枚奖牌,或没有奖牌,这都不能对我这个人作定性。奖牌会让我快乐,但它不能决定我一生的快乐。”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