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卡拉:冰雪练就的奥运冠军、楷模和名誉博士

在征服了越野滑雪世界后,这位瑞典冬奥明星克服了心脏病魔,现在又为她显赫的经历中增加学术成就。

作者: Andrew Binner
照片出自: 2018 Getty Images

三次冬奥冠军,三次世锦赛冠军……现在又成为名誉博士,还有什么夏洛特-卡拉干不了?

在今年11月,吕勒奥理工大学授予瑞典越野滑雪女王名誉博士的称号。这家学术机构位于瑞典寒冷的北极地区,他们要认可一位“年轻人的楷模”,以及“她与北博滕省的紧密纽带,包括她与寒冷、冰雪的纽带”。

这项任命实际上是去年宣布的,但由于新冠大流行,颁奖仪式不得不推迟。令人高兴的是,该奖项的规模在2021年充分显现,卡拉和宇航员杰西卡·梅尔等一起登台领奖。

“很高兴能成为吕勒奥理工大学的名誉博士,”34岁的运动员表示,“我的根深深地扎在北博腾,得到这个荣誉是很特殊的。在我的成长和职业生涯中,我感受到了家乡的大力支持。这让我想再多做一些事情,我以前从没做过这些。”

卡拉博士看起来会更喜欢与滑雪运动相关的头衔,因为她将是参加北京冬奥会团队中的领军人和导师,她希望为荣誉室增加更多的头衔。

卡拉被授予名誉博士
照片出自: 2019 Getty Images

斯堪的纳维亚的混合基因

卡拉的基因对她来说至关重要。她出生在瑞典北部的塔兰多村,是芬兰托内达利人的后裔。她的祖先来自芬兰,后来在瑞典定居。小时候她跟着祖父去滑雪,便很快最喜欢上这项运动。

她对媒体说:“我想我是一个自我驱动力很强的人,但大约在9岁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这一点。”。

“我开始打篮球是因为我的朋友们都玩,但我当时就知道我要成为滑雪运动,我是认真的。”

一跃成为奥运冠军

作为年轻选手为瑞典参加国际比赛,卡拉获得了三项世界冠军。她的优异成绩助她入选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阵容,并在10公里自由式比赛中获得了金牌,还与瑞典传奇人物安娜·哈格在团体赛中获得银牌。

势不可挡的卡拉在一年后和伊达·英格马斯多特在奥斯陆举行的世锦赛团体赛中赢得了她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

卡拉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为全队的救星。在4x5公里接力赛中,她作为关键的第三棒,出发时已经落后第一名25.7秒,但她最后反超对手,为瑞典夺得金牌。个人赛中,她在15公里双追逐和10公里传统项目中获得两枚银牌。

在2015年世界杯上,卡拉赢得了个人10公里自由式比赛的冠军,成为首位在奥运会和世界杯上都获得个人金牌的瑞典女运动员。

2017年世界杯上,她又获得了两枚个人银牌,并闯入2018年平昌冬奥会赛场。这位瑞典巨星在10公里自由式、4x5公里接力赛和团体短距离比赛中获得三枚银牌,还获得了15公里双追逐的金牌。

卡拉在韩国的成功使她成为第一位获得三枚冬奥会金牌的瑞典女运动员。她总共获得了6枚奥运奖牌,这使她追平了安尼亚·皮尔森的纪录,成为获得冬奥奖牌最多的瑞典女运动员。同时,她与皮划艇运动员阿涅塔·安德森一起,创造了瑞典女运动员奥运金牌数的纪录。

虽然无法与讲芬兰语的祖父祖母交流,但卡拉很快就成了她出生地的国宝,迄今为止,她已经获得了两项瑞典年度女运动员奖。

瑞典人爱戴她,不仅是因为她有12次滑雪世界杯冠军的成就,还因为她真诚、友好的性格。

“职业生涯早期的成功会迫使你问自己,并明确哪些是重要的,你在早期就了解自己了,”卡拉说,“压力会随之而来,那就是我希望人们喜欢我,发现我是一个很好的人。”

意外插曲

这些成就,加上卡拉的榜样身份,对瑞典越野队来说是前所未有的重要,他们被迫在没有教练的情况下备战冬奥。6月,丹尼尔·费赫莱乌斯由于跟瑞典滑雪协会闹分歧宣布离职,他在这个岗位上只工作了一年半。

“很遗憾这种情况再次发生。这不是最优选择。”卡拉表示,“我真的很震惊,上午训练回来得知丹尼尔离开了,这不是好事儿。在担任教练的短短时间里,他为滑雪协会做出了意义非凡的贡献。”

不幸的是,这个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已经不是第一次群龙无首。2019赛季他们就没有教练。当时的教练约翰·萨雷斯和乔纳斯·彼得森在接任后不久就下课。

伤愈复出

经历了士气低落后,队伍终于在2021年4月看到了希望,卡拉确认会继续她的职业生涯。

2020-21是艰难的赛季,卡拉与伤病斗争、与冠心病斗争,没人知道她还能否继续比赛。经过彻底的休整后,卡拉宣布自己有决心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这支强大的团队还包括世界冠军乔娜·桑德林。

卡拉是天生的领袖,拥有团队需要的所有经验。对年轻队员来说,她就像一盏明灯,她的存在可以激励队友。相信她一定会赢得更多的荣誉。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