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并快乐着:美国速滑女王鲍维的北京冬奥之路

在这个冬奥速滑赛季开始之际,美国队中的100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世锦赛冠军布列塔尼·鲍维在接受Olympics.com采访时讲述了最初练习篮球的经历、目前对于比赛的热情以及她在运动中所承受的身体和精神上的艰辛。

作者: Jonah Fontela
照片出自: 2022 Getty Images

布列塔尼·鲍维在成为1000米速滑速度最快的女子运动员之前,曾认为速度滑冰很简单,但是对于这项运动她最后的总结是:“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难的事,我们感受着难以想象的疼痛。”

世界上最优秀的滑冰运动员能让这项严苛的运动看起来轻松自如。流畅的步伐、优雅的摆臂,由于空气动力的缘故,另一只手臂要夹在后面,转弯时一只脚跨到另一只脚前面,就像两步舞一样。这看起来有点像餐前散步的感觉。

“比赛结束后,双腿疼得厉害,膝盖无法打弯,嘴里有一股血腥味儿。坐下也不行,站着也不是,无法弯腰解开鞋带,不然就会抽筋。”鲍维在话说中还流露出一丝微笑,用行动证明一位顶级滑冰运动员可以让这项残酷的运动看起来轻松。

来自亚热带的天才

鲍维这条喜忧参半的速滑之路漫长又曲折,且充满了不确定性。她开玩笑说,她在微暖潮湿的家乡佛罗里达奥卡拉开启了自己在这项小众冬季项目上的运动生涯。

由于奥卡拉没有冰场,鲍维最远来到了荷兰北部寒冷的速滑之乡训练、比赛。去年,她还在那里以完美表现斩获速滑世锦赛女子1000米冠军,并刷新了世界纪录。

33岁的鲍维在回忆起很久以前改变她命运的一天时说道:“当时我在滑轮场参加同学的生日会,有个教练叫我去试试直排轮,那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

这位教练正是蕾妮·希尔德布兰德,鲍维认为她是那种能够激发运动员最大潜能的教练。希尔德布兰德组建一支队伍之后,在队伍中建立良性竞争,弟子们通过竞争变得更强。此外,希尔德布兰德就是今天美国奥运速度滑冰队有三名队员来自阳光明媚地区的原因,在那些地方,只能在饮料中看到冰。

希尔德布兰德看出年纪小小的鲍维天赋异禀,是一块璞玉,等待着她去打磨。鲍维最终成才也没有花费恩师太多时间。

生涯至今,鲍维已经赢得了32枚世锦赛奖牌(包括青少年时期的奖牌),其中包括8金1银和2铜。

初恋篮球

直排轮绝不是鲍维小时候唯一的运动,也不是她最先接触的运动。

“我不是在球场上,就是在球场附近,”鲍维说,篮球馆的回声和尖叫声是她早年的记忆,“很小的时候,我就在爸爸比赛中场时去表演运球,篮球是我最初的热爱。”

这样,鲍维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决定放弃足球,专攻篮球,这也算是她的“第一次心碎”。

美国速滑队员鲍维
照片出自: 2018 Getty Images

2006年,在博卡拉顿附近的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鲍维凭借控球后卫的特长获得了D1项目全额篮球奖学金。但此时她陷入了选择难题,她有机会去盐湖城参与冰上运动,这是许多直排轮运动员都曾接受的挑战。

2010年,4年大学篮球生涯后,鲍维计划在欧洲开始职业生涯,以便最终进入WNBA,但她再次来到选择的路口。在温哥华冬奥会上,她曾经的直排轮滑伙伴成功从轮滑转成滑冰,在温哥华为奥运奖牌而战。

坎坷的起步

“我有点想改变主意了,”鲍维承认,她更想在冰面上目标奥运会而努力,篮球场的木地板对她已经没有吸引力了。“我想:如果他们(原直排轮选手)能做到,我也能。我走到篮球教练办公室说,“好吧,我知道我们已经有计划了,但是我想去盐湖城,想成为一名冬奥速滑运动员。”

这就是鲍维辉煌生涯的开始。但当时还有一个小问题,虽然鲍维在滑轮比赛中屡屡获胜,但她从没滑过冰。

“刚到盐湖城,和我一起工作的教练告诉我,短道队训练时,你就跟他们一起滑,”鲍回忆起犹他州那段艰难的时刻,在那里她开始了全新生活,远离了阳光明媚的佛罗里达。“我想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当时那种场景让我感觉非常不舒服,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光。我曾一度觉得我不该来这儿。”

但仅一年后,她被征召至国家队,之后一年她便在国际比赛中崭露头角,剩下的就是创造历史了。2014年,鲍维赢得了竞速项目的总冠军并打破了女子1000米速滑世界纪录。同年,26岁的鲍维实现了奥运首秀的梦想。

索契的惊醒之旅

她的奥运初体验以失望告终,对此鲍维表示:“我初来乍到就创造了世界纪录,但之后在索契奥运会上,我表现的还不够成熟。”自从2002年希尔德布兰德教练带她来到盐湖城看冬奥比赛之后,参加冬奥会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目标。盐湖城冬奥会上,她看到了当时的偶像,如来自佛罗里达州的詹妮弗·罗德里格斯阿波罗·奥诺的表现,她觉得二人在比赛中给人一种毫不费力的感觉,“而我几乎每场比赛都很费劲”鲍维如是说。

如果索契是惊醒,那么4年后通往平昌的道路就是噩梦。鲍维在训练中与队友相撞,造成脑震荡,这使她在2016/17整个赛季都远离赛场。受伤的痛苦与比赛时身体的痛苦不同,这种痛苦很难理解,甚至更难以接受。

鲍维征战荷兰海伦芬世锦赛
照片出自: Getty Images

谈到那次引发脑震荡综合症和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影响血液流通,无法久立,更不用说滑冰)的训练意外时,鲍维说道:“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恐慌、焦虑或任何精神不安,在脑震荡后的8个月里,我不能像常人那样工作,我没有滑冰。那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年。”

那次受伤给她留下的极为深刻的印象,好像她挥之不去的阴影。鲍维索道:“在那之前,精神力量强大是我的有点,但在那之后。我去杂货店都会惊慌失措。”

在母亲和姐姐的支持下,鲍维鼓起勇气让自己变得坚强,并最终找到了归路。“这很难,因为作为运动员,你不想表现出你的萎靡不振,”她说,“这是不正常的。”

平昌冬奥团体赛摘铜

在平昌冬奥会上,鲍维在她最擅长的1000米比赛中获得了第4名,憾失领奖台。但是团体赛的铜牌弥补了遗憾。考虑到在伤病恢复期得到的帮助,以及长期远离比赛,鲍维觉得团体赛中登上领奖台是正常的回报。“经过那一年半之后,梦想终于实现了。”

现在正是她备战2022年冬奥滑冰赛季的关键时刻,鲍维再次将目标瞄准在个人项目上。这恐怕是她最后一届冬奥,因此她不会退缩。

对于走到目前这一步所经历的艰辛,鲍维心知肚明。谈到目标时,她说道:“金牌是我的最终目标,如果没拿到金牌,我就会觉得没完成任务。设定了高目标后,你就必须要小心,而那也是我的动力源泉。”

她在去年荷兰世锦赛上的表现近乎完美,这是她所希望的。在荷兰速滑的心脏海伦芬赛尔夫竞技场,这位“佛罗里达女孩”在1000米比赛中夺得冠军。

海伦芬的女主角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比赛时没有观众入场。鲍维当时创造了新的女子1000米速滑世界纪录的事迹一定被历史上长年主导速滑运动的荷兰队看在眼里。

这次,鲍维独自一人在没有队友可以依靠的情况下展示了勇气和决心。参加冬奥的雄心壮志驱使她前进,她希望登上领奖台,把奖牌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让星条旗飘荡。

“海伦芬世锦赛上的表现让我(备战北京冬奥会)充满信心,”在谈到速度、力量和耐力完美结合的1000米项目时,这位夺冠热门说道:“因为没有人比我滑得快,所以现在我有一个新目标。”

北京冬奥会近在眼前,届时鲍维希望在前面领滑,这样所有的目光都将注视她。鲍维说道:“我现在就在做我想要做的事,我最爱做的事就是比赛!”

在上周举行的世界杯波兰站比赛中,鲍维在女子1000米项目上摘得金牌,在女子1500米项目上位居亚军。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