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灰姑娘系列:深耕心爱运动并最终闪亮冬奥赛场的达妮埃拉·切卡雷利

意大利高山滑雪运动员达妮埃拉·切卡雷利在运动生涯中只赢得过一个冠军,但是那次夺冠发生在最大的冬季运动舞台——冬奥会。201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她赢得了超级大回转金牌。在接受Olympics.com专访过程中,切卡雷利重温了她在盐湖城的爆冷夺冠以及追逐梦想的乐趣所在。

作者: Michele Weiss

达妮埃拉·切卡雷利在漫长的高山滑雪运动生涯中只赢得过一个冠军——2012年盐湖城冬奥会女子超级大回转冠军。

不过现年46岁的切卡雷利对于16年运动生涯人们只记住她盐湖城冬奥会那一次高光时刻并不感冒,听听她在接受Olympics.com专访时怎么说。

“感觉人们说起我的运动生涯时,只会谈及那次梦幻般的冬奥会夺冠。但是事实上,我为滑雪付出了一切,我在世界杯巡回赛上征战了很多年,为滑雪事业投入了无限激情,让我倍感自豪。”

意大利选手达妮埃拉·切拉雷利在盐湖城冬奥会女子超级大回转比赛中的英姿

被朋友亲切称为“切卡”的她对于滑雪投入无限热情,在2010年退役后,她和丈夫(前滑雪运动员亚里山德罗·科尔图里)一起创办了一家滑雪俱乐部。切卡雷利的女儿拉拉就是这家名为“切卡雷利金牌之队”俱乐部的一员,后者的目标是努力沿着母亲的足迹在滑雪道路上继续前行。

切卡雷利在谈到女儿时说道:“她和我有很大不同,我来自意大利中部的一个小镇,我开始接触滑雪时已经有些晚了。而拉拉从出生开始就和雪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我还没有退役。”

切卡雷利运动生涯取得最辉煌时刻的2001/02赛季已经过去很久了。回首当年,在盐湖城夺冠之前,切卡雷利在2001年12月在世界杯超级大回转比赛中获得亚军,转年1月,她在科尔蒂纳丹佩佐举行的世界杯滑降比赛中位列第三。

虽然在冬奥会前状态火热,但是外界预测盐湖城冬奥会高山滑雪奖牌获得者时,并没有将她列入其中。

“我出生在拉齐奥,那里并没有冬季运动传统,所以对我而言,能够进入国家队参加世界杯比赛已经是一个不俗的成就了。”

但是很快,她就在盐湖城的雪道上实现了运动生涯的飞跃。

“我觉得那场比赛我的表现是完美的,超越了我的极限,最终取得了惊人的结果。当然,还有一点点运气的加成。”

2012年盐湖城冬奥会女子超级大回转冠亚季军在领奖台上合影,从左到右分别是铜牌得主卡伦·普策尔(意大利)、金牌得主达妮埃拉·切卡雷利(意大利)和银牌得主珍妮卡·科斯特里奇(克罗地亚)

在盐湖城冬奥会超级大回转比赛的最后一滑前,切卡雷利已经没有任何压力。虽然没人预测她会登上最高领奖台,但是切卡雷利最终爆出了冷门。

当切卡雷利以1分13秒59的优异成绩越过终点线排名升至第一时,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完全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自己的比赛结束后,切卡雷利还在紧张的等待赛事夺冠热门珍妮卡·科斯特里奇的表现,克罗地亚人此前已经将回转金牌收入囊中,士气正盛。最终,科斯特里奇的成绩落后切卡雷利0.05秒。

赛前从未赢得过任何赛事冠军的切卡雷利排除万难,登顶冬奥会最高领奖台。

切卡雷利在采访中说道:“那场胜利改变了一切,从那时开始,我在人们口中从达妮拉变为盐湖城冠军。矛盾的是,之后的日子里对我而言是比较艰难的,因为我再也找不到乐趣。我感受到了奥运金牌带来的沉重压力,确实花了些时间重新找回我自己。”

切卡雷利认为想要在高山滑雪比赛中赢得冠军,需要天赋、勇气、技术、努力以及运气,缺一不可。

“滑雪是一个强调努力付出和细节打磨的运动,在各个方面都不能听天由命,需要自己切实付出努力,这也是我一直对自己的学员所讲的。如果想取胜,你的内心必须要像狮子一样,但是与此同时,也要清楚在体育赛事中,运气的加成也是确实存在的。有时可能你已经在技术方面做到完美,但是仍然无法夺冠。因为比赛过程中,阳光突然消失了,导致你无法看清前进道路,然后就乱了。”

“我对我的运动生涯感到满意。19岁前,我滑雪是因为热情,那时我从未想到自己能够获得现在这些成就。这些成就是我小时候开始滑雪时的梦想,当年我看了日本漫画,定下了成为职业选手的梦想,最终我成功了。因此,我觉得奥运金牌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在自己深爱的运动中深耕,为自己未来铺平道路的那份决心和承诺。”

冬奥会取得成功后,切卡雷利在2002年12月举行的世界杯比赛中获得超级大回转项目亚军。不过,她运动生涯中最大的遗憾发生在2003年在圣莫里茨举行的世锦赛上,当时超级大回转比赛中成绩处于领先的她在比赛中犯下了“致命错误”,退出了争冠行列。此后,伤病也影响了她再攀高峰,她也未能再次出现在冬奥会的赛场上。

“也许我本可以取得更多的成就,但正如我所说,我以绝对平静的心态回顾我的职业生涯的话,我想说的是:我经历了一次奇妙的冒险,能够与世界高水平选手黛博拉·康帕格诺尼、林德赛·沃恩和朱莉娅·曼库索一起比赛、成为朋友、一起旅行…滑雪给了我很多,即使在今天,经过这么多年,我仍然痴迷于高山滑雪。我会花几个小时去试图理解如何才能有完美的滑雪表现。滑雪运动比我强大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