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爸爸”,孩子心中的一道光——记男子双人划艇1000米奥运亚军刘浩/郑鹏飞

8月3日,刘浩/郑鹏飞组合夺得男子双人划艇1000米亚军,两人几乎是以全程领先的状态进入冲刺阶段,仅以微小差距和冠军失之交臂。在赛场上挥斥方遒的他们在生活中有着怎样温柔的一面?听他们讲述自己的运动和家庭故事。

照片出自: 2021 Getty Images

今年年初,刘浩的女儿两岁生日,他在微信朋友圈写道:“你的‘超人爸爸’会更加努力的。”他心中有一个想法——拿到奥运金牌,成为女儿的“超人爸爸”。

3日,刘浩与郑鹏飞虽然未能站上奥运会最高领奖台,但银牌已经足以让这两位“超人爸爸”继孟关良/杨文军两夺奥运冠军之后续写中国皮划艇传奇。

分分合合的搭档

刘浩和郑鹏飞一直是国家队男子划艇组个人实力最强的两位选手,刘浩是右桨,郑鹏飞是左桨。按理说两人就是最佳组合,但两人都比较喜欢领桨,不习惯跟桨,位置来回换了多次,成绩始终达不到队里预期。自2018年以来,刘浩大部分时间与王浩搭档划双人艇,郑鹏飞主攻单人艇。不过王浩自去年底冬训以来一直受伤病困扰,无法恢复到最佳状态,只能遗憾告别东京。由此,刘浩与郑鹏飞再度携手。

“跟桨需要跟住领桨手的节奏,还要掌控好航向,这点对我的考验比较大。刚开始有些不适应,但逼着自己去适应,慢慢总结经验,也配合得不错。”郑鹏飞说。

两人在2019年上半年有过合作,成绩也很不错。皮划艇世界杯首站在波兰波兹南举行,刘浩/郑鹏飞收获500米金牌和1000米铜牌。转战德国杜伊斯堡,两人在1000米决赛中夺冠并刷新世界最好成绩。虽然后来的世锦赛是由刘浩、王浩合作,两人再度刷新世界最好成绩并夺冠,但“浩飞”组合还是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

GettyImages-1332065499
照片出自: 2021 Getty Images

“差点就不想练了”

刘浩和郑鹏飞都是1993年出生。

2006年,13岁的郑鹏飞有机会到广东顺德去练皮划艇。虽然那时他对皮划艇的认识仅限于2004年孟关良/杨文军雅典奥运夺金,但从小擅长跑步的郑鹏飞喜欢运动,也愿意尝试这项陌生的运动。“就是奔着皮划艇去的,去之前听说练这个项目必须会游泳,就在家找了个教练突击了一个月,能游50米后才决定出发。”郑鹏飞说。在家人的支持下,少年郑鹏飞从黑龙江南下广东,进入顺德体校。

2007年,在云南玉溪上中学的刘浩被玉溪市体校的教练选中,“感觉莫名其妙我就开始练体育了,当然本来就喜欢运动。”刘浩说。从小就喜欢在水边玩的他,对于划艇这项水上运动非常感兴趣。“刚去时对项目很陌生,接触下来还挺喜欢,而且我算掌握得比较快的,就觉得很好玩。”刘浩说那时年纪小不知道累。等真正发现训练累,已经进国家队了。

两人的划艇之路开始都很顺利,2013年全运会后,他们都进入了国家队。但波折也随之而来,进入国家队后,刘浩并不适应,能力上也有差距,所以又回到了省队。2017年,刘浩因病半年内住了两次院,从医院出来时距离全运会只剩一个多月。艰苦的恢复训练和刺激的赛前训练一起上,那份辛苦和痛苦只有刘浩自己知道。但他拿到了全运会双人划艇1000米金牌和单人划艇1000米银牌。

郑鹏飞的挫折发生在2016年,“印象最深的就是双人艇没能拿到(里约奥运会)资格,回到省队后觉得很沮丧,也很迷茫,差点就不想练了”。在挺长一段日子里,郑鹏飞都没下水,想退役回家。后来他抱着最后一次参加比赛的心态开始备战全运会,并在天津收获一枚分量最重的金牌——战胜刘浩和王浩在男子单人划艇1000米项目上夺冠。正是这枚金牌,让他又有了继续练下去的动力。

进入新的奥运备战周期,曾经带领孟关良/杨文军两次奥运夺冠的“金牌教练”马克重返中国执教。“以前听说马克训练量大,但只是听说,从没经历过。他来了后终于领教了,他要求非常高,对我们非常严,差一点都不行,每堂训练课都必须100%完成。”

高强度训练、狠抓体能,男子划艇又一次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双人划艇1000米在2019年世锦赛夺冠后,就成了东京奥运会的头号夺冠热门。

GettyImages-1332075617
照片出自: 2021 Getty Images

当女儿的“超人爸爸”

刘浩与郑鹏飞各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刘浩的妻子秦丽芝是他曾经的队友,两人在玉溪市体校就是同一批队员,后来又一起进入省队。“她比我大一点,所以我算结婚比较早的。”刘浩说,“我觉得结婚以后责任感更强了,包括对训练的态度也会有些不一样。”

女儿即将出生时,国家队在贵州训练,正准备转场。队里给了刘浩几天假回家,结果女儿直到他归队前一天才呱呱落地。“只看了一眼就回来了。”刘浩说,如今女儿两岁多了,除了视频之外没见过爸爸几次。去年全国锦标赛期间,妻子带着女儿去看爸爸比赛,刘浩自告奋勇给女儿洗澡,却手足无措。

郑鹏飞的妻子是体育圈外一名普通白领,他说很幸运妻子非常理解和支持他。“她一直跟我说,你想干什么就去干好了。我觉得结婚之后我的责任心更强了,更加知道自己要什么,可能感觉身上的担子会更重一点。”

去年6月,郑鹏飞的女儿出生,队里给了他一周假回去陪产,不过女儿出生仅三天,他就回到日照开始正常训练。“一共在家见了没两次,还有一次是我们转场,飞到虹桥机场转高铁,她(妻子)就背着女儿来虹桥见了15分钟。”说这句话时,郑鹏飞有些动容。

为了奥运会,为了国家荣誉,两位爸爸只能先舍小家,见女儿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

刘浩希望能给女儿树立一个“超人爸爸”的形象,“就觉得这个称呼挺有意思的,而且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

刘浩说,这次东京奥运会的目标就是升国旗、奏国歌,没能听到国歌响起比较遗憾。郑鹏飞还流下了泪水。

遗憾固然有,但他们终于有了时间去陪伴家人,去陪伴孩子成长。

没有当上奥运冠军的“超人爸爸”,依然是孩子心中的一道光。

文章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