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宗洋:岁月可摧 梦想不灭

在他之前,10位选手已经完成了比赛,他排名第7。只需要比自己第一跳123.45再多0.08分,他就将第三次留在冬奥会决赛最后一轮的赛场上。

照片出自: 2022 Getty Images

只能成,不能败。 起滑、腾空、旋转,像千百次训练时一样,贾宗洋将自己抛向天空。直体后空翻一周加转体一周,接直体空翻一周加转体两周,再接直体空翻一周加转体一周。 在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夜里,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冻结,偌大的云顶滑雪公园静得出奇。现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贾宗洋能够完美落地。

紧接着,叹息声突然响彻云顶上空。贾宗洋再次失误了,落地时溅起的雪花似乎要将他吞没,滑向等待区的途中,他双手抱头,但这一次,没有痛苦地嘶吼。

他高举右手,向现场观众示意,眼里略带歉意,并没有眼泪。“对我自己来说,表现非常好,真的非常好,但是遗憾,肯定还是会有。” 是啊,怎么会没有遗憾,对一位“四朝元老”来说,他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在冬奥会的赛场上继续去逐梦。 他站在场边,给最终决赛的每一位选手鼓掌。然而目光所及,都是对于空中技巧这个项目,对于冬奥会赛场的留恋。

当队友齐广璞难度5.0的动作平稳落地后,他疯狂为队友鼓掌。看到最终齐广璞拿到金牌,他热泪盈眶。 “真的很难去形容我的心情,我替我的队友感到高兴。”从徐梦桃到齐广璞,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相继圆梦,他是真的替他们感到开心,因为没有人能够像他一样,对于一路走过来的艰辛有着如此不一般的感同身受。

他也渴望圆梦,以至于这种对于梦想的执着已经化作钢钉,成了他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JIA ZONGYANG 3
照片出自: 2022 Getty Images

几天前的混合团体决赛,因为他的失误,中国队遗憾摘银,但随后他在2015年受伤时的一张X光片让人瞬间破防——两块钢板、22颗钢钉,即使7年过去了,再看仍然触目惊心。 “现在拍X光片,还有21个钉眼能呈现出来。”时过境迁,那段不堪回首的苦难,在他眼里,只是“挺艰辛,挺难熬的。”

“腿里打了这么多钢钉,对做动作有影响吗?” “阴天下雨天,关节有一些不太舒服,但都习惯了。”每当有人问他,他总是这样轻描淡写地回答。 历经三次手术,直到2017年的冬天,他的训练才真正步入正轨。在这期间,他没有任何成绩,他不知道,伤愈复出,还有没有王者归来。

平昌冬奥会前,在云顶滑雪公园进行的世界杯分站赛,他时隔三年再次站上最高领奖台。这一刻,他才终于从长期的伤病阴霾中走出来。 “我证明了,我自己还可以。”铁汉也有柔情时,他说那天他哭了,眼泪是为自己而流。

随后的平昌冬奥会,他顺利闯入最终的决赛。因现场风速、风向的原因,压轴登场的他足足等待了一分多钟才出发。对于常人而言,这是何其煎熬,但他却无比享受。因为他知道,他几乎是拼了命,才有机会最终站在这里。

他享受比赛的心态,也为他带来了好运。那一跳他完美落地,虽然最终还是以0.46分之差与金牌失之交臂,但他已没有遗憾。“在我小腿受伤的时候,其实我也很难想象我还能够再次回到冬奥会的赛场,所以对我来说,能够站上领奖台是非常幸运的。”

“不确定还要摔几次,但我确定下一次腾空,要比上一次更接近完美。”这是他对待比赛的态度。从起滑到落地,一套完整的空中技巧动作不过区区几十秒。他拼尽全力,只为不留遗憾。 因为伤病,他变成了人们口中的“钢铁侠”,但在赛场之外,他却不想以“苦大仇深”的形象示人。戴好头盔,护目镜,穿上各种护具,他是男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两枚冬奥会奖牌获得者,脱下装备,他是“博主”,也是“段子手”。

贾宗洋在北京冬奥会上收获空中技巧混合团体银牌
照片出自: 2022 Getty Images

有人夸他眼睛自带美瞳线,他自夸式地调侃道:“纯素颜,逼真,自然美,用我们东北话叫浓眉大眼,双眼爆皮。”

他还主动爆料,自己虽然是滑雪项目的世界冠军,但其实根本不会滑雪。“因为空中技巧比的是运动员在空中的技巧展示和落地,我的项目精华部分都是在空中,就像是一个蹦床运动员,他在空中确实很牛,但他不一定会跑酷吧?”类似这样的分享,还有很多,让人忍俊不禁。 3月1日,贾宗洋就将迎来自己31岁的生日。在自己的第四届冬奥会上,虽然没能迎来和徐梦桃、齐广璞一样的圆满结局,但他还是愿意把这段逐梦的旅程总结为“荣幸大过遗憾”。 诚然,奥林匹克从来就不止于冠军。对于贾宗洋来说,也不必怀着惋惜、悲壮的情绪。毕竟,极限永远存在,但挑战的勇气却不可或缺。

踏遍风雪,数度凌冬,满载理想,老将仍然在路上。

(选自:新华社)

喜欢自由式滑雪? 此处应有尽有。

获取自由式滑雪比赛最新资讯、视频、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精彩集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