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布里埃拉·帕帕达基斯/纪尧姆·西泽龙谈冬奥夺冠:“我们的故事胜过金牌”

北京冬奥会上赢得金牌的法国冰舞组合在接受Olympics.com专访时谈到了他们在比赛前的紧张感以及第二次参加冬奥会终夺冠军后感觉如此之好的原因。

作者: Nick McCarvel
照片出自: GETTY IMAGES

加布里埃拉·帕帕达基斯在踏上2022今年北京冬奥会冰场之前感到十分紧张,当时她能明显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在最终夺金之后,帕帕达基斯/纪尧姆·西泽龙接受了Olympics.com的专访,期间帕帕达基斯表示:“说真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心脏病快犯了。”

“当时心脏砰砰砰的,但是我表面上还要装作没问题。”

尽管当时帕帕达基斯心情紧张,她最终依然能调整好心态。她说道:“我当时告诉自己,每当我紧张、害怕的时候,我通常都会有更好的表现。我此前从未如此紧张过。所以我觉得自己能够发挥出自己生涯至今最佳的水准。”

在韵律舞方面,她和西泽龙拿出了他们最好的表现。90.83分刷新了新的世界纪录,在自由舞比赛开始前已经奠定了2分的优势。36小时之后,这对2018年平昌冬奥会收获银牌的组合在首都体育馆摘得金牌

北京冬奥周期对他们而言是期待和压力并存,困难也一件件接踵而来。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之前,帕帕达基斯/西泽龙组合仅参加了2场重要的国际赛事。

2018年平昌冬奥会服装出现意外的经历已经是过去时,四届世锦赛冠军也已经不是他们最耀眼的成就。二人搭档二十载,最终实现奥运金牌梦才是他们如今的最佳标签。

但是在夺金之前的那段日子对于二人而言颇具挑战。

纪尧姆·西泽龙:“这是一场心理大战”

27岁的西泽龙说道:“坦白讲,这是一场心理的较量。我觉得这届冬奥会应该被称为心理奥运会。”

帕帕达基斯是在2月12日冰舞比赛登场前感到紧张,而西泽龙最紧张的时刻出现在韵律舞比赛前一天,他们结束第二场训练之前。

当时他给团队发信息,包括教练罗曼·海格纳玛利亚-法兰西·杜布雷尔

关于在韵律舞比赛之前一天晚上还上冰训练,他在信息中写道:“我们到底该不该训练?还是我疯了?如果我疯了请告诉我一声,不过此刻我是真想训练。”

最终他们完成了训练。那晚训练场上只有他们和另外一对冰舞组合,因此无法评判对手实力,也无法看到其它竞争对手的节目和状态。帕帕达基斯/西泽龙对于对手的了解,仅限于他们共同训练的“同僚”以及几天前参加过团体赛冰舞比赛的选手。

西泽龙继续说道:“当时(那晚训练)那种情况确实让我感到挺意外的,不过我只是想更踏实一些,找找我们此前在蒙特利尔的感觉,就是想安静下来。第二天,我们最终完成了目标之后我感到非常开心。一切感觉都好起来了。”

和西尼齐娜/卡察拉波夫的较量

在对抗紧张和压力的同时,26岁的帕帕达基斯表示他们没有花时间去研究2018年至今唯一击败过他们的ROC组合。双方最近一次交锋是在2020年欧锦赛上,当时维多利亚·西尼齐娜/尼基塔·卡察拉波夫击败了法国组合夺得冠军。

在冰舞比赛之前,他们是否注意过ROC组合的节目呢?

帕帕达基斯表示:“我没有关注,我根本不会去看别人表现怎么样以及他们的水平如何。我唯一能够掌控的就是我们自己该如何滑,这也是我唯一关注的东西。”

“我唯一在乎的东西就是我和西泽龙的表现。有时甚至不会关注西泽龙,就只专注于自己。我不在乎别人的表现到底如何,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最好的水平,我们就能赢得胜利,所以就简单了。”

不过,帕帕达基斯/西泽龙确实看了团体赛,当时他们的训练搭档组合在团体赛中击败了ROC组合。麦迪逊·胡贝尔/扎克·多诺霍在团体赛韵律舞比赛中取胜,麦迪逊·乔克埃文·巴特斯在自由舞中取胜。尽管如此法国组合依旧是将专注点集中在自己哪里可以做的更好,然后在韵律舞比赛前因为紧张而加练。

帕帕达基斯继续说道:“其实就算看到对手的表现我们也应该不会感到紧张和焦虑。但是就是没有去看。”

加布里埃拉·帕帕达基斯/纪尧姆·西泽龙与他们的三位教练庆祝2022年北京冬奥会胜利
照片出自: Justin Setterfield

书写新结局

四年前,帕帕达基斯/西泽龙在平昌冬奥会上的最大对手是泰莎·沃尔图斯科特·莫伊尔。但是法国组合的韵律舞节目开始后不久,帕帕达基斯的衣服出现问题,这一意外给他们的奥运之旅蒙上了阴影,最终他们位居亚军。

北京冬奥会上,法国组合的韵律舞比赛完美无瑕,自由舞比赛中同样排名第一,最终他们贡献了法国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上取得的5枚金牌中的1枚,弥补了平昌冬奥会时的遗憾。

“我们希望重新书写运动生涯的新篇章,”西泽龙表示:“我们的故事比奖牌要精彩。四年前的银牌令人失望,所以我希望后人回顾我们的经历时能够这样说:他们四年前没有夺冠,但是这一次夺冠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想要的。”

帕帕达基斯也不确定在北京参赛期间是否会下意识的想到平昌冬奥会的经历,但是当年的服装意外她早已抛在脑后。

“这次比赛出场前,我没有去想四年前。也许脑海中会下意识的出现四年前的感觉,我知道四年前的经历对我而言是非常遗憾的经历,所以我不想再重复那样的错误。”

“我觉得这不是服装的问题,而是是否沉浸在其中,全身心享受冬奥会的问题。四年前的我参加冬奥会比赛时,没有享受奥运会比赛。我当时想的只是如何挽救我们的节目。当时的我分心了,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再做同样的事。”

西泽龙认为其实参加奥运会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包括2018年冬奥会。

“将那届冬奥会经历翻篇确实花费了不少功夫。现在我感觉如今这枚金牌给了平昌冬奥会经历一个理由。我觉得能够用金牌来给过去的章节画下句号感觉非常好。”

“四年前我们没有夺冠,但是那次经历让我们有动力最终在这届冬奥会上夺冠。如果没有四年前的经历,我不知道现在会发生什么。也许我们已经不会出现在北京冬奥会赛场了。也许我们就不会有动力来推动我们这一次在北京夺冠。”

“事情最终是这样的结果,我感觉很开心。”

将花样滑冰资讯发到您邮箱。

获取花样滑冰比赛最新资讯、视频、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精彩集锦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