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走女王”刘虹专访:享受每一个现在

8月6日下午,中国“竞走女王”刘虹将和队友杨家玉一起参加东京奥运女子20公里竞走的角逐。在此前的专访中,她同我们分享了多年来的成长和心路历程,讲述了她是如何与丈夫刘学一起,独立训练、比赛并最终超越自我。

照片出自: 拍摄者:窦雨佳(Tony Dou)

得知2020东京奥运会将会延期一年举办的时候,正在紧锣密鼓备战奥运的中国竞走名将刘虹以及她的丈夫兼教练刘学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像许多运动员一样,他们的训练和生活计划是围绕着奥运会制定的。就像钟表一样,越临近奥运,发条就拧得越紧。而这样紧绷的状态,即使是对于毅力高于常人的顶级运动员来说,也只能维持几个月。再长的话,对于心志和身体,都是异常严峻的考验。

而对于刘虹和刘学来说,他们是倾注了全家之力来备战刘虹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届奥运会。因此再多一年的时间,意味着这个小家庭之前做好的计划都要推倒重来。

而刘虹一家与“最后一届奥运会”的拉锯战,还要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说起。

LIU Hong 3
照片出自: 2015 Getty Images

重回赛场

2016年在巴西里约,刘虹在获得了女子20公里竞走的金牌后已然战功累累:彼时,她是女子竞走20公里世界纪录的保持者;她在参加过的5届世锦赛中获得了2金1银1铜共4枚奖牌,而在国内大大小小的竞走赛事上,更是得奖无数… 举目四望,站在世界之巅的她,能够超越的似乎只剩下自己。

”16年奥运会结束了之后,我所有的冠军和奖牌,还有纪录都已经拿到了,所以那个时候决定休息一段时间。也是觉得自己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和动力再坚持下去。” 刘虹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的独家专访时解释道。

刘虹选择了回归家庭,她生了女儿熙熙,一边带孩子,一边寻找新的人生方向。在此期间,她依然会参加一些业余比赛,出席一些活动。而身处观众席的刘虹,看到昔日的队友在场上比拼,会想象如果是自己的话,会怎样处理;而即使是很久没有系统的训练,她依然有国际顶尖运动员的底子,可以驾轻就熟地赢得比赛。她也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怀念赛场。

而这个赛场,是她用了那么多年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才最终征服的。这个赛场,曾带给她价值感,也带给她那种“活着”的感觉。

“其实竞技体育就是比较人的极限,你必须要比别人更能坚持才行”,刘虹说:“如果我可以做到,我就会觉得很充实,觉得作为一个运动员来说我真的是很强大的,觉得自己是真正在活着了。”

刘虹也意识到,她已然获得了世人眼中的大满贯,完全可以功成身退,但她自己明白,她还没有探索到自己的边界,“还有一个更强的自己没有被激发出来”。

和家人商量了之后,刘虹和刘学决定,以东京奥运会为目标,再次开始备战。但这一次,他们希望能够从训练和竞技形式上有所突破。已经成为妈妈的刘虹希望可以将“奥运国手”和“妈妈”这两个身份统一起来。

要训练,也要家庭

回到北京,她没有选择回到国家队,而是由丈夫刘学担任教练,吃住都在家里,独立开始了恢复训练。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她的主要精力都花在降体重、恢复身体机能上。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复出并非易事,但在19年3月黄山举行的全国竞走大奖赛暨世锦赛50公里选拔赛中,刘虹以3小时59分15秒的成绩夺冠,并打破了世界纪录。她走出了世界新速度,也走出了自己的新速度。6个月之后,刘虹又斩获了多哈世锦赛女子20公里竞走的冠军,拿到了自己的第三枚世锦赛金牌。

几个月后,正在意大利训练的一家人,接到了奥运会延期的消息。“得到消息之后,我们当时也没有马上确定说要不要坚持下去,因为之前我们也和家里的老人小孩们做好了准备,东京奥运会结束了之后,我们可能就会换一种环境,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可能是当时觉得延期一年的话,好像有点没法交代”, 刘虹说。

但在多方权衡之后,两人还是决定,举家来到昆明,再“坚持”一年。

“我们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刘虹的竞技状态(很好),然后还有生活上的安排,都还是找到了新的出路,就想还是把这一年利用好吧。说实在的,我们也多次表达刘虹现在到一个运动生涯的尾期了,实际上是很珍惜训练场和赛场,或许是老天的意愿让我们在再多享受一年或者多经历一年,也是另外一个层面的收获”, 刘学说。

LIU HONG WEIBO

重回巅峰

2020年9月下旬,全国锦标赛在泰安举行。这也是疫情以来第一场比赛。比赛比想象中更加激烈,刘虹熟悉的队友们:2016年里约奥运会季军吕秀芝、2012年伦敦奥运会亚军切阳什姐以及2017年世锦赛冠军杨家玉都和她同场竞技。而当天刘虹的状态并不好,甚至直到上场前,她都还有些许的抵触。每一场比赛都是对意志力的考验,即使对于每日训练的专业运动员来说,每一次比赛都是一次极限的超越。

而当发令枪响起,进入自己的节奏时,她就什么都忘了,而是全身心地沉浸在比赛当中,享受让她恋恋不舍的赛道,享受只有赛场才能激发出的无我状态。“训练毕竟达不到比赛的强度”,刘虹说,“训练的时候可能距离更长,或是进行一些专项训练,但不可能调动得了你身体全部的潜能,而你的潜能可能是在比赛的特定状态下才能激发出来,所以那个时候一定会非常的难受”。而这个临界点,才是刘虹这样世界顶尖的运动员所追寻的:挑战自己的极限,挑战人类的极限。

当比赛接近尾声的时候,刘虹几次变速后最终反超一直领先的小将杨家玉,获得了全锦赛的冠军。评论员评价说:“刘虹现在真的到达了传奇运动员这样的一个境界,训练和生活,包括比赛,自己安排自己,一样能够保持很高的水平。”

liuhong 2019
照片出自: 2019 Getty Images

而在刘虹来看,能够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和训练,能够在高水平竞技的同时陪伴家人,或者说,有家人陪伴在她的身边,反而让她更加享受这一切。

2005年底,18岁的刘虹入选了国家田径队。她从小所接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力争第一。胜利代表一切,而运动员所有的价值,最终都将体现在金牌上。年轻的刘虹,心思重,把在一切都放在了心里,担在了自己的身上。她在比赛前会紧张的整夜睡不着觉;比赛失利的时候,会在心里反复咀嚼失败,觉得对不起所有人。或许是因为那时她的心里和眼里,未来就仿佛脚下的赛道一般,不能有一步行差踏错,而方向和目的地也只能有一个,就是向前,再向前。在训练和比赛中,这沉甸甸的意志让她能够走得更远更快,却也时常让她疲惫不堪。

而在为人母之后,她学会了如何更好的应对曾让她不堪重负的种种压力。“以前的话,如果我没有拿冠军,我觉得那一切都是失败的,我觉得一无所有”,刘虹说。“但成为一个母亲之后,不管我在场上,有失误也好,没有获得名次也好,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就是一个母亲,一个妻子,会立马转换一种身份,所以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难过,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焦虑,失败和挫折感。”

同时,和刘学一起,自己组织训练和生活,也为刘虹的人生赋予了新的能量。她相信有朝一日自己离开了赛场,她超乎常人的意志力、适应力和学习能力都让她可以再次切换赛道。

liuhong 2016
照片出自: 2016 Getty Images

反哺竞走运动

而此次复出再战,刘虹和刘学已经在朝着无人涉足的领域迈进。他们希望能够更多地依靠社会的力量来完成训练。刘学认为,这几年随着社会体育的发展,大众对于体育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为体育消费的意愿也更强了。因此,他们希望利用与以前不同的方式来完成训练的过程。当然,这一路走来,他们有一部分期望实现了,也有些地方还没有做得很好。“但起码我们做了这种尝试,我一直讲这种尝试也只有刘虹有条件做,她毕竟有过去成功的经历和经验,如果我们走成了会给后面的人非常大的激励”,刘学解释说,“如果做不成,其实我们也会把可能遇到的坎和已经跨过去的鸿沟展现出来,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还是很难,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更多的人去不断的尝试突破。而从我内心来讲把这看作是一个很重要的意义”。

2021年3月21日,全国竞走锦标赛暨奥运会选拔赛在黄山举行。刘虹以1小时24分27秒的成绩拿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还超越了自己在2015年创造的世界纪录。

“现在回看如果没有这一年,可能我们不能够实现最初想的,超越自己成绩的目标。但是今年3月份做到了。这其实就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收获,我们实现了我们最初的愿望,其实也挺高兴的”,刘学说。

而刘虹作为一名竞走运动员,更确切的说,是一名极为优秀的竞走运动员,她也感到自己对于这项并不热门的奥运项目所担负的责任。在拿到奥运冠军之后,刘虹也开始参加更多的社会活动,她和刘学很快就意识到,她的荣誉和身份,是奥运赋予的,而并不是竞走。

“对有的运动员来说,他的项目已经非常成熟了,比如姚明在NBA不需要介绍NBA是什么,李娜在网球你不需要介绍网球是什么,就可以很容易被社会接受,很容易形成共识。但是作为一个冷门项目的运动员,你其实有义务带着你的项目往前走,不是享受这个项目带给你的红利,这是非常不一样的”,刘学说。

“其实是竞走成就了我,那我能为竞走做些什么?” 刘虹这么问自己。她说,竞走是中国的传统项目,但大部分人对于竞走的认识还非常有限,对这个项目的魅力,它的这种拼搏的精神还是不太了解。“所以我觉得我是不是能做点什么?既然我已经有这样的一个影响力或者有这样一个高度,我回过头来能为竞走贡献些什么?从影响力来讲,从项目推广来讲,我还是希望让更多人去了解竞走,甚至去参与进来,这样我作为一个竞走人,会觉得很光荣”,刘虹说。

liu hong 15th IAAF
照片出自: 2015 Getty Images

关于东京奥运会

作为一个“妈妈级”选手,作为一个已经站在巅峰的奥运冠军,刘虹即将走过她的第四个奥运周期。从08年北京奥运会时的青涩,到如今的举重若轻,刘虹习得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些技能,因此也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处变不惊。对心理学也颇有研究的她,不时的会说出一些看似是在讲体育,但也极具普适性的人生哲理,比如,她曾这样说:

“我觉得我要活得更精彩一些。很多累不是生理上的累,而是心理上的累。所以只要心理上不觉得它是一个负担,你就能完成这样的一个事情。”

对于即将到来的东京奥运会,刘虹最期待的,是可以真正享受那在赛道上的一个多小时。就像她享受备战的过程,享受自己身体的变化,对自我的掌控感;就像她享受在家人的守护之下追寻梦想的状态,享受与丈夫并肩作战,享受训练场外与女儿在一起的时光。

最终的夺冠或许总是需要几分运气,但若是能够珍惜每一个现在,那么结果,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