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名将解析:菲利克斯·哥特瓦尔德谈北欧两项

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之前,Olympics.com将通过专访各运动项目传奇运动员的方式,揭开冬奥会15个运动项目背后的秘密。在了解过冰壶、雪橇、冬季两项、花样滑冰以及自由式滑雪等项目之后,是时候了解一下北欧两项了。我们有幸请到了这个项目的传奇名将、冬奥3金得主菲利克斯·哥特瓦尔德和我们分享他的经历。

作者: Sean McAlister
照片出自: 2006 Getty Images

“刚开始(接触北欧两项)的时候很挣扎,但是我知道这并非是一个6周的短期计划,而是一个可以持续20年的长期计划。”

菲利克斯·哥特瓦尔德笃定的告诉父亲他希望自己的生活专注于北欧两项运动时,他才13岁。而在当时父母早已给他做好了未来规划,经营家族的汽车生意。因此,可以想象的是,当时他和父母之间一定经历一番艰难的交涉。

当时的哥特瓦尔德思想相对成熟,看问题会考虑很远。坚持己见的他最终迈出了人生旅程中的重要一步,而当时他并不知道那条道路能将他带到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的赛场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哥特瓦尔德的水平稳步提升。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他斩获了短距离和团体赛金牌,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经历短暂退役后复出的他在团体赛上斩获自己的第三枚奥运金牌。

哥特瓦尔德知道,成功并非瞬间可成的事情,和很多人想法相反,他甚至认为人不能将成功定为自己的主要目标。作为奥地利冬奥历史上获誉最多的运动员以及冬奥会北欧两项最成功的选手,他有一句名言:

“山顶可以是目标,但是比它更大、更重要的目标是你登顶后能够平安下山,平安回家。”

征战过五届冬奥会后,哥特瓦尔德决定退役。如今已经45岁的他是劳伦斯大使,助力推广其旗下基金会“Sport for Good”项目。

哥特瓦尔德在接受olympics.com专访时聊到了他对于北欧两项的热情以及传奇运动生涯当中的一些往事。

通过本文了解一下。

Olympics.com (OC): 你是如何接触到北欧两项的,是什么让你彻底爱上这项运动的?

哥特瓦尔德:很小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寻找自己喜欢的运动项目,当时我尝试了很多运动,但是当我尝试跳台滑雪时,我彻底被这项运动迷住了。不过只是跳跃的话,对于锻炼身体而言有些太过简单了。我之前体育老师的儿子当时在训练北欧两项,当时他对我说:‘你得试试这个,因为你在跑步以及和跑步类似的那些运动方面很强’。所以当时尝试过跳台滑雪后,我又接触了越野滑雪。我一直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在滑雪方面应该能够滑的更快,但是我缺少技术。

但是当时的关键在于,我的父母觉得我应该继承家族生意,我们家从事汽车交易生意已经超过30年。13岁时要跟父母坦白自己的想法,说我不想继承家族生意,想要成为北欧两项运动员······这对我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现在回首当时的场景,感觉一切都历历在目。但是最终他们允许我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前进。不过当时我们达成的协议是,我的考试成绩必须要好才行。

刚开始接触北欧两项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格外艰难,因为我13岁才开始练跳台滑雪,有点太晚了。所以最初我有些挣扎,但是我知道这并非是一个6周的短期计划,而是一个可以持续20年的长期计划,而最终我的生涯也印证了当年我的判断。奖牌并非我最大的成功,最大的成功是我走上了自己真正想走的路。这就是我能够分享给所有年轻人的经验:问自己有什么梦想,之后就是朝着自己的梦想努力。

OC: 现在还会碰北欧两项运动吗?你现在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

哥特瓦尔德: 你知道吗,我告别跳台滑雪的原因是因为跳台滑雪中不能慢慢跳。滑雪可以慢慢滑,但是跳跃不行。我现在还在训练,身体素质保持的也不错,体育运动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但是于此同时,我需要打理生意、照顾家人,有很多事可以做,要完成所有计划,一天的时间都不够用。

疫情之后,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重新找回原来生活当中的平衡可能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挑战。北欧两项这个运动项目中,你需要找到跳台滑雪和越野滑雪之间的平衡,而每天的生活当中,也要找到类似这样的平衡,协调各方面。

OC: 成长阶段,你有没有崇拜的运动员,或者你认为谁是你从事运动的传奇巨星?

哥特瓦尔德:有些运动员我们认识他们是因为他们是北欧两项运动中最成功的运动员。当年的我每天都很拼,没有时间去关注周围的事情。每天都特别忙,我认为这是好事。我当年在为参加冬奥会而努力,心理想的就是:如果这次我表现不好,我还有四年时间来努力。那确实是一段漫长的历程,最终你认识到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每一天的付出来取得一点点小进步(积少成多)。

菲利克斯·哥特瓦尔德
照片出自: 2006 Getty Images

OC: 你18岁时就首次参加了奥运会,但是到你赢得奥运金牌中间隔了很长时间。那段经历对你来说是怎样的一种经历呢?

哥特瓦尔德: 确实是挺长的一段时间。我记得1994年冬奥会时我17、18岁的样子,但是冬奥会的盛大规模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几乎忘记了怎样滑雪、怎么起跳。但是四年后的1988年长野冬奥会,我的表现依旧很挣扎。当时我们有机会赢得金牌,但是我们犯了一些错误,比其它参赛队的失误都多,所以那一届我们没有收获任何奖牌。

“回来后我就继续努力,盐湖城冬奥会时我参加了3个项目,赢得3枚铜牌。当时在奥地利之家庆祝过后,我遇到了我们的冬奥冠军弗兰兹·克莱默,他向我表示祝贺,说我的比赛表现让他印象深刻,但是他也说了:“你知道吗菲利克斯,奥运会只认金牌。”

所以,我当时自己跟自己有一番对话,要弄清楚自己是否有动力再次以金牌为目标而拼搏。但是坦白讲,我当时对于赢得三枚铜牌已经挺满意的了。但是当我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奥运会比赛上时,我就有了再次为目标而努力的动力。

OC:你运动生涯当中哪个时刻最重要?

哥特瓦尔德:要选出某一个时刻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建立的友谊。当年的一些队友现在依然是好朋友,我们一起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我们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没有一直在老生常谈。因为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经验去做一些感恩的事情,分享我们的经验。

作为运动员,你要始终清楚一件事:如果你赢得了奖牌,就意味着成功已经成为过去时。所以你需要继续进步。

OC:用简单的词语形容北欧两项运动,你会用哪些词?

哥特瓦尔德:这项运动就是强调跳台滑雪和越野滑雪之间的平衡。跳台滑雪看起来就是普通一跳,但实则不然,没有任何运动员的跳跃是普通跳跃。而越野滑雪则是需要使用完全不同的技巧。越野滑雪强调耐力,真的挺难的这项运动,需要高强度训练。在跳台滑雪方面,则强调技巧性的一面,你需要激活你的肌肉,展现爆发力。如果在个运动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是这项运动的魅力所在。

坦白讲,我从来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达到了这种平衡,但是我一直在为此努力。

OC: 你觉得要想在北欧两项中取得成功,需要怎样的特质?

哥特瓦尔德:我认为最重要的特质和北欧两项无关,而是要对自己足够坦承,问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如果你的答案是北欧两项,那就去训练吧,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

然后你要有足够强大的心态,能够应对在山谷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尤其在你失败后,能够应对那种失落感。其实,我们都是真正的“失败专家”。坦白讲,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输家,很少能赢。所以我们已经习惯了失利,但是我们同样也习惯了重新站起来,然后换一种方式继续努力,想想自己下一次能够做改善些什么以取得进步。

OC: 你在个人项目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与此同时在团体项目上也同样成功。你觉得奥地利北欧两项队强在哪里?

哥特瓦尔德:我们一年当中有300天都在一起,我们之间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大家庭。当然,“家人”之间也会有问题,需要大家沟通,然后找到解决办法。休赛期的时候,我们也会一起度假,共度美好时光。我们的感觉就像是兄弟一样。

我们那会儿还没有社交媒体,所以我们年轻那会儿是真的一起共度时光,一起开心,一起努力训练。我们也会一起喝酒,但是第二天还是要早早爬起来继续训练。那真是一段非常开心的时光,也是我退役后最怀念的东西。

OC: 北京冬奥会即将到来。谁是你心中的热门选手?

哥特瓦尔德:我之前和芬兰队一起在雪山上有过交集,他们邀请我和他们共进晚餐,和他们分享我的奥运经验。现在他们的教练是奥地利人,他们知道只是“成功”是远远不够的。所以他们希望能够通过北欧两项鼓励年轻人。

身为奥运冠军我觉得可能赢得奥运冠军比世界杯夺冠要简单一些,因为奥运会比赛少。但是,在奥运赛场你需要确保自己能够把普通的东西做的足够好。因此,每天都要为此努力,而不是比赛完了后悔,觉得“夏天的时候如果我能够怎么怎么样就好了······”努力是要始终坚持的,坚持下来确实是一个大挑战。

OC: 退役后你于2013年成为劳伦斯大使。加入劳伦斯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哥特瓦尔德: 作为运动员,有这项运动培养我们的性格,让我们沿着自己决定的道路前行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但是很多年轻人没有机会接触体育运动,因为他们没有装备或场地。如果能够让他们更频繁的接触运动项目,那么就会有机会去锻炼自己,打造更强大的自己。这就是为什么说外面的世界很美好的原因所在。如果我有机会能够加入到劳伦斯大家庭当中,我很希望能够成为他们的一份子,将我的经验分享给更多年轻人。

拥抱奥运。 尽享奥运激情。

免费观看体育赛事直播。 尽情观赏系列片。独家奥运新闻和精彩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