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名将解析:和克里斯托弗·兰根一起了解雪车运动

在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之前,Olympics.com将通过独家采访在各项目中取得卓越成就的传奇运动员,揭开冬季奥运15个项目背后的秘密。在了解过冰壶、雪橇、冬季两项、花样滑冰以及跳台滑雪之后,是时候了解一下雪车运动了。我们有幸请到了雪车传奇名将、冬奥两金得主克里斯托夫·兰根和我们聊一聊。

作者: Virgílio Franceschi Neto
照片出自: Bongarts

用大器晚成这个词形容克里斯托夫·兰根再恰当不过了。

克里斯托弗·兰根在24岁时才首次接触雪车运动。虽然起步太晚,但是这无碍德国人最终斩获璀璨运动生涯,期间收获四枚冬奥奖牌,包括两枚金牌。

兰根最初接触的运动项目是十项全能,但是对于速度的痴迷让他始终在不断寻找能够满足自己需求的运动项目。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雪车运动。

“我一直特别迷恋速度感,从小就是如此。我第一次在国王湖滑雪车的时候,当时的感觉就是终于找到了自己从小就寻找的东西:速度、肾上腺素等等。从第一滑开始,雪车就给了我这些东西,当时我24岁。”

——克里斯托弗·兰根

冬奥会上赢得双人雪车铜牌。1988年长野冬奥会上,兰根的成绩更进一步,收获1金1铜(四人雪车金牌、双人雪车铜牌)。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他在四人雪车项目上斩获自己最后一枚冬奥会金牌。

冬奥会的荣誉之外,兰根还七次问鼎欧锦赛桂冠,八次斩获FIBT世界冠军。退役后,兰根首先在德国担任雪车赛事解说,之后他转型成为教练。执掌教鞭的他延续了自己运动员生涯的辉煌,他的弟子们8次收获世锦赛冠军。

现年59岁的兰根是国际雪车和钢架雪车联合会(IBSF)“材料、创新和技术”部门的负责人。除此之外,他还会花时间培养未来的雪车天赋选手。

兰根在接受Olympics.com专访是谈到了自己对于雪车的热情,回顾了自己的传奇运动生涯。通过下文了解一下。

1998年长野冬奥会四人雪车比赛德国夺金
照片出自: Bongarts

Olympics.com(OC):你是如何发现雪车运动的,是什么让你爱上这项运动,并在那个时间点决定要成为职业选手?

克里斯托弗·兰格(兰格):我是因为田径运动而了解到这项运动的。我一直特别喜欢速度感;小时候我就是个“速度迷”,在国王湖的赛道第一次完成雪车滑行后,我立刻觉得这就是我一直寻找的运动:速度、肾上腺素等等我想要的一切,这项运动都有。这就是这项运动给予我的。这就是我第一次完成雪车比赛的感想,当时我24岁。

OC:退役后你是否还和雪车有交集?现在每天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安排?

兰格:我没有和雪车告别,退役后我转型成为了教练。现在我努力帮助年轻运动员爱上这项运动,就像我当年一样。我想让他们意识到当年我作为运动员时犯的错误,少走弯路。现在,在IBSF的执教让我能够继续为拓展这项运动的未来做贡献。运动员时期,我的目标是取得成功,现在我的目标变成了将我的经验传授给年轻运动员,同时给联合会一些反馈。

1998年长野冬奥会克里斯托弗·兰格和马库斯·齐梅尔曼摘得双人雪车铜牌
照片出自: Bongarts

OC:有没有哪位运动员曾经激励过你,或者说他是你认为的雪车传奇?

兰格:当我开始雪车运动时,有很多堪称“巨星”的选手,比如瑞士选手古斯塔沃·维德尔、德国选手沃尔夫冈·霍普、德国选手哈拉尔德·朱达伊、美国选手布莱恩·施梅尔。当然,雪车历史上还有很多其它实力非凡的选手,如:欧金尼奥·蒙蒂

OC:如果让你用几个词形容雪车运动和你对这项运动的喜爱,你会选择什么词?

兰格:用几个词形容整个运动生涯太难了;但是我觉得确实雪车运动有很多关键点值得一提。

首先是这项运动的团队精神;不仅限于运动员之间,还有参赛的车队之间那种精神。此外我还觉得,这项运动的速度会让人窒息;雪车会逼出你的极限。最后就是雪车有危险,因为我们的速度太快了。但是那种危险也会让你肾上腺素飙升,体会到那种面对挑战的刺激感。我觉得这几点很好的解释了我对雪车运动的热爱。

一分钟了解雪车:

  • 基本规则:雪车是一项团体运动项目,有着“冰上F1”的称号;雪车分为双人雪车和四人雪车,北京冬奥会还将增设女子单人雪车项目。这项运动起源于1860年代的瑞士,当时出现了一些团队开始在狭窄、陡峭、蜿蜒的赛道上滑雪橇,最终就演变成了如今的雪车。这项运动的首场比赛出现在19世纪末。当年的雪车长度在2米70(双人)和3米80(四人),女子双人雪车运动员和雪车加在一起的总重量不能超过340公斤;男子双人雪车总重量不能超过390公斤;四人雪车总重量不能超过630公斤。雪车的冰刀由钢打造,根据赛道类型的不同,使用的冰刀类型也有区别。比赛中,运动员须佩戴头盔。此外,穿的特质鞋单脚鞋底有超过500颗小钉子。这种设计让运动员在比赛开始的启动阶段能够获得足够的抓地力。雪车赛道长度在1200米到1500米不等,但是赛道至少需要包括15个弯道。
  • 奥运历史:1924年霞慕尼冬奥会上,四人雪车比赛亮相。1932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上,双人雪车入奥后,这两个项目时至今日得以保留。女子雪车(双人雪车)首次亮相冬奥赛场是在2002年。
  • 冬奥奖牌榜领跑国家:德国目前以13金的成绩领跑冬奥雪车奖牌榜(其中包括东德5金以及西德1金)。瑞士以10枚金牌位列第二,美国7金排在第三。
  • 奖牌数领跑的运动员:运动员奖牌榜前三选手均为德国人:博格丹·穆希奥尔在1980只1994年间赢得七枚奖牌(1金5银1铜);凯文·库斯克在2002年至2018年赢得6枚奖牌(4金2银);沃尔夫冈·霍普同样赢得6枚奖牌(2金3银1铜)。

OC:你最爱雪车运动的哪个方面,哪个方面对你而言最具挑战性?

兰格:雪车让我最爱的部分是比赛开始阶段推车的那种爆发力,尤其是四人雪车。四人雪车开始阶段需要大家一起合力推动一个重达210公斤的雪车,同时要尽可能获得最快的速度,这点非常关键。如果你是舵手的话,雪车下滑过程中你能够明显感觉到速度的飙升。你能够感觉到赛道上的任何一个小突起,你会感觉自己离冰道非常近,你会感受到一切。

最具挑战的部分是对于舵手而言,需要找到每条赛道的最佳驾驶技巧。每条赛道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在操纵雪车方面也要有所区别。这可能是这项运动最大的挑战了。

OC:你的运动生涯三大时刻是什么?

兰格:我生涯排名前三的时刻都和冬奥会有关。

第一个时刻是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我结束运动生涯的时刻。比赛过程中,积分榜上有几个车队以微弱优势领先我们。轮到我们的最后一滑时,我感觉到接下来的几秒将会决定我们是否能够赢得金牌。现在想起当年的场景,还会让我起鸡皮疙瘩,当年的场景历历在目。那是我运动生涯中最紧张的时刻之一,因为我知道自己将结束运动生涯。那一刻对我退役后的生活来说意义很大。

另一个时刻是圣莫里茨欧锦赛,大家都知道,圣莫里茨拥有世界上最后一条天然冰道。当时比赛的前8名之间成绩差距在0.15秒左右。最后一滑之前,我们排在第六位。最后一滑之前,赛场上出现了很多“意外”,大家压力都很大,包括一些名将都出现了翻车现象。当时我们的制动员过来问我:你确定自己能够扛到最后吗?好多名将都翻车了。我看着他说道:你们疯了吗?说什么呢兄弟?我觉得如果你们启动时推好了,如果你们能够打破自己的启动纪录,我们就能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别问我是否能扛到最后,这根本不是个问题,你们就尽全力推吧,如果你们启动做好了,我保证我们能够滑到终点。当时制动员回了我一句:OK,我们去破启动纪录就是了。最终他们做到了,我们也取得了那届欧锦赛的最好成绩,成绩从第6跃升至第1。

最后一个时刻是在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时。之前一年我还是制动员,当时我赢得了世锦赛冠军。但是那年开始,我决定转型成舵手,尽管当时我们还在为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而挣扎。德国队里没人信任我,但是最终我们依然获得了奥运资格,也赢得了一枚奖牌。

起初我觉得当时的经历都很正常,直到我出席奖牌仪式后的新闻发布会。冠军瑞士选手古斯塔夫·维德尔也在那里。当时记着问他在比赛中驾驶的策略时,他说道:这条赛道很特别,比赛中不能专注于走最短的路线,而是要把弯拐的大一点,尽可能获得更快的速度,并以此赢得胜利。当时听到他这么说我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很开心。能有在转为舵手的第一年就获得冬奥会资格并获得奖牌已经挺开心了,能够听到冠军这么说,收获很大。当时我意识到了,是我犯了错误,那一周的比赛我都在犯错。如果我选择像德维尔那样的驾驶策略,也许我就能做到他的位置了,我本有可能在自己以舵手身份参加的第一届冬奥会就赢得冠军!当时那种感觉挺奇怪的,感觉自己胜利了,赢得了一枚奖牌,但是又跟什么都没赢得的感觉一样。感觉胜利是因为当时大家都不信任我,我最终摘得奖牌。但是同时,我感觉自己错失了登顶的机会。

兰格和齐梅尔曼赢得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双人雪车金牌

OC:参加冬奥会对你而言有怎样的意义?抛开比赛,你觉得参加冬奥会给你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兰格:小时候我经常看夏奥会和冬奥会的比赛。对我而言,印象最深的就是参加奥运会时会感觉大家都想看比赛。没人会谈论战争或者世界上发生的其它可怕的事情。这让我很受触动,让我也有参与其中的想法和愿望。无论你是谁,来自哪个国家,参加奥运会就是来以和平的方式比赛的。

当我获得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的参赛资格时,我收获了生涯当中和比赛无关的最佳记忆。当时我们都在等着入场亮相开幕式,我们都在场外站着,当时天气特别冷,零下20-25摄氏度的样子。当时有加拿大骑警列队保护运动员,避免运动员被风吹到。但是风太大了,骑警甚至无法排成直线。最终我们跟随国旗走入体育场,那种感觉令人难以置信。那种荣耀感很难用言语去形容。

OC:对于你的国家德国在雪车运动上取得的成功,你怎么看?

兰格:我觉得这和德国的训练、比赛系统有关系。运动员的表现就是这个体系的具象体现。要想成功,需要有良好的态度、远大的抱负以及为之努力的决心。在德国,我们对于运动员从小从事运动就有很好的支持和保障。每个年龄段都有专业化的模式,运动员是有保障的。这个系统保障运动员可以专注于自己的训练而无需太担心自己的收入问题。

兰格和齐梅尔曼在盐湖城冬奥会双人雪车比赛中

OC:对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雪车比赛,有哪些是值得期待的?你觉得谁是夺冠热门?哪些年轻运动员值得关注?

兰格:显然,新冠疫情给这届冬奥会带来了挑战,我们大家都要面对。但是我相信运动员能够克服这些挑战,疫情对于冬奥会的举办不会有影响,或者影响甚微。做起来并不简单,但是运动员能够适应周围的环境;我真心希望这届冬奥会是一届令人兴奋的精彩赛事。

说道夺冠热门,我觉得德国队的弗兰西斯科·弗雷德里希是一个,他在过去几年统治着这项运动。但是卫冕平昌冬奥会冠军对他也是挑战,因为德国涌现了很多年轻新秀,比如汉斯·汉尼格霍费尔约翰内斯·洛施纳,他们都有挑战弗雷德里希的实力。另外,拉脱维亚、瑞士、加拿大和美国也有一些实力不俗的选手,他们也会给弗雷德里希制造难题。我也不能忘记中国运动员,因为他们有在奥运赛道训练的优势,这意味着他们对于那条赛道了解的细致入微。到目前位置,其它国家的选手还从未在该赛道比赛过。他们第一次尝试这条赛道就是在冬奥会上。留给他们熟悉、分析赛道的时间太少了。所以中国选手应该也是夺冠热门。

1998年长野冬奥会双人雪车比赛
照片出自: Bongarts

通过以下链接了解本系列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