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名将解析:和库兹米娜一起了解冬季两项

在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之前,Olympics.com将通过独家采访在各项目中取得卓越成就的传奇运动员,揭开冬季奥运15个项目背后的秘密。

作者: Marina Dmukhovskaya
照片出自: 2010 Getty Images

冬季两项是一项将越野滑雪和射击结合在一起的运动,它可以展示运动员的力量和精准性。但是当你接近射击目标时,你的心跳加速,那么多观众注视着你的每个动作,这会是什么感觉?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一位冬季两项传奇人物——阿纳斯塔西娅·库兹米娜(Anastasiya Kuzmina),她是首位连续三届冬奥会(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4年索契冬奥会和2018年平昌冬奥会)都获得冬季两项金牌的运动员。

在接受Olympics.com的采访时,这位斯洛伐克人透露了这项运动的秘密,并介绍了2022北京冬奥会的热门选手。

OC (Olympics.com):你是怎么爱上冬季两项的?是什么使你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

阿纳斯塔西娅·库兹米娜(AK):冬季两项起初并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运动,这不是什么秘密。我最先接触的是越野滑雪,然后转到冬季两项。我的父母都是运动员,他们对我追随他们的脚步起了很大的作用。当这项运动的射击部分加入到我的训练计划中时,所有人都认为我一旦学会了射击,我就能成为冠军。但事实是,射击对我来说并不容易。尽管我第一次在冬季两项比赛中获得成功时只有15岁,但关注我整个职业生涯的人可能会注意到,直到我职业生涯结束之前,我一直在努力练习射击。

Anastasiya Kuzmina leaving shooting range during pursuit race in Sochi 
照片出自: 2014 Getty Images

OC:你在退役后还会参加冬季两项吗?你的日程安排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AK:我一直认为,在没有传授我的知识的情况下就退役是一种浪费。我想完成从运动员到运动员兼教练的过渡。现在我只在做其他运动员的指导时会练习冬季两项。库兹米娜队有10名运动员,他们在我的指导下和我丈夫一起训练。

有时我被邀请作为嘉宾在斯洛伐克电视台上谈论体育中的女性。我还与斯洛伐克奥委会合作,开展促进青年参与体育运动的项目。我在学校演讲,带着我的奖牌,和学生们谈论我的运动生涯。

Third golden medal for Kuzmina in Pyeongchang: pure joy and happiness
照片出自: 2018 Getty Images

OC:如果让你用几句话向别人介绍冬季两项,你会怎么说?

AK:如果我要避免冬季两项的教科书定义——越野滑雪和射击的组合,我想说这个项目是一个背负着千斤重担滑雪,并在高脉冲中射击的运动,同时比赛的天气条件时刻在变化。

一分钟认识冬季两项

  • 基本情况:冬季两项是一项结合了对自由技术越野滑雪的耐力和精确的小口径步枪射击技术的运动。滑雪和射击这两个本不相关的运动在同一项比赛中结合,对任何运动员来说都是非常艰巨的挑战。当运动员到达射击区域时,他们必须瞄准非常小的目标,此时会心跳加速,因为没有打中目标就会被罚。有俯卧和站立两种射击姿势,运动员可以根据比赛的不同而交换姿势,也可以连续运动同一姿势。未击中目标就会受到处罚。
  • 奥林匹克历史:自1960年以来,冬季两项在美国斯阔谷的奥运会上首次出现在男子20公里个人比赛中,随后成为冬季奥运会的常规项目。1992年,在法国阿尔贝维尔举行的冬季奥运会上,首次加入了女子比赛。
  • 奥运奖牌榜榜首(国家):德国获得52枚奖牌,其次是挪威41枚奖牌,俄罗斯23枚奖牌(不计苏联奖牌)。
  • 运动员奖牌榜:挪威的奥勒·埃纳尔·比恩达伦获得了8枚金牌,是冬奥会历史上最成功的男运动员。获得奖牌最多的女运动员是德国的乌西·迪斯尔,她获得了九枚奖牌(含两枚金牌)。

OC:你为什么最喜欢冬季两项?它最具挑战的部分是什么?

AK:冬季两项是冬季最具活力的运动之一。比赛的感染力很强,让你不得不屏住呼吸。从开始到最后几米,整个比赛都充满戏剧性。当你支持一名运动员时,你会体会到当你最喜欢的运动员接近所有五个目标时那种兴奋的感觉——你无法将它与其他任何东西相比。

OC:你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三个时刻是什么?

AK:第一次是我在俄罗斯结束了我的职业生涯。当时我22岁了,但我还有精力继续职业生涯,但也不想丢下孩子去参赛。俄罗斯国家队已经有了一些大人物,没有人认为我能和我的丈夫和孩子取得什么成就。然后斯洛伐克为我们提供了机会。我的丈夫丹尼尔·库兹敏(Daniel Kuzmin)辞去了他的职业生涯,因为那时他仍然是代表以色列的一名越野滑雪运动员。他说我们中必须牺牲一个,来支持另一个半。这是迈向未知的一步。

第二个时刻是我生下女儿奥利维亚后的复出。尽管我已经是奥运冠军,但我必须找到重返赛场的动力。

第三个重要时刻是当我决定告别运动生涯时。在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用三枚奥运金牌向世人证明了一切。在2018年奥运会期间,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不想滑雪的感觉。

Anastasiya Kuzmina, Olympic Champion in Vancouver just six weeks after her wrist surgery
照片出自: 2010 Getty Images

OC:哪一届奥运会对你最有意义?

AK:参加奥运会是所有运动员的梦想。第一次经历是令人兴奋的,是我们记得最清楚的。像初吻,像初恋。在我参加的三届奥运会中,温哥华是最重要的一届,当时6周之前我刚做了手腕手术。我们很幸运地在奥地利找到了一位医生,他了解情况的严重性,同意为我做手术。他是冬季两项的狂热爱好者。医生告诉我六周后可以慢慢恢复训练。然后我就赢了奥运金牌!

在起跑线上,我告诉自己,“射击虽然是你的弱项,但是今天一定会成功,”赛后我没有看记分牌,当所有人都在期待玛格达莱娜·诺伊娜的结果时,我已经回到了更衣室冷静一下。突然间,他们都大喊着跑进来了。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是输了还是赢了。但当我意识到我赢了时,我欣喜若狂。回酒店的路上,我在车上给父母打电话,他们高兴地大叫。

OC: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我们对冬季两项有什么期待?你认为冬季两项中有哪些年轻运动员值得关注吗?

AK:北京奥运将上演非常激烈的比赛,尤其是女子冬季两项,因为我们将见证一代人的变化。能看到乌克兰的塞梅连科(Semerenko)姐妹参赛,我感到很兴奋,因为北京奥运会很可能是她们的最后一届。有一些女运动员一直表现出色,被称为“冬季两项女王”,但她们仍然没有获得奥运奖牌。意大利的多萝西娅·维勒(Dorothea Wierer.)就是其中之一。有几位运动员将首次参加奥运会,比如白俄罗斯的汉娜·苏拉(Hanna Sola)这样的年轻运动员。

对瑞典选手汉娜·欧伯格(Hanna Oeberg)来说,北京奥运会将是她在个人项目上再次赢得奖牌的机会。

最后,我们可能会看到Boe兄弟将他们在世界杯上的成功带到奥运会上。马丁·福凯德(Martin Fourcade)在2020年的冬季两项比赛中退出,令整个业界,尤其是法国的粉丝们感到震惊。与此同时,法国国家队的另一位领军人物——埃米利安·杰奎琳(Emilien Jacquelin)已经崭露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