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斯贝里·薇拉通过残疾人运动寻找内心的力量

丽斯贝里·薇拉庆祝在2019利马泛美残疾人运动会夺冠
丽斯贝里·薇拉庆祝在2019利马泛美残疾人运动会夺冠

美洲田径冠军、委内瑞拉运动员丽斯贝里·薇拉在年少时曾饱受欺凌,但在治愈自己内心的创伤之后,她最终成为世界顶级的短跑选手。

丽斯贝里·薇拉·安德拉德是目前世界上最优秀的残疾人运动员之一,她也是委内瑞拉在今年东京残奥会上夺金的最大希望。

由于出生时就没有左臂,小时候的薇拉成为了校园霸凌的受害者。

“因为我的身体是残缺的,我在学校时就会被嘲笑,这让我觉得自己是异类。我有时候会把自己锁在屋子里说我不想出去”,她说。

“当我被欺负的时候,我有时候并不想去注意这些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非常难过。他们会说我缺了一条胳膊…这样的情况大概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上一年级的时候开始的”。

“老师会骂他们,把他们送去校长室或者告诉他们我和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即使我有残疾,我和其他人都是一样的,我的残疾并不能阻止我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和祖父母一起住。学校里发生的事情,我什么都没有跟他们说。直到我被欺负,或者是和同学打架的时候,再或者当老师来家访的时候,他们才会知道”。

但是这些过往反而让她变得更强大,并打造了属于自己的未来。

“那些玩笑让我变得更成熟了,因为我知道总有一天我必须要去面对生活本身,我不会永远都会被保护着,我必须要自立,”她如此深信不疑,因此当“体育”来敲门时,她没有犹豫。

尝试残疾人田径运动

在她的家乡圣何塞,薇拉会在学校参加体育运动,但只有在学校运动会的时候会参加田径项目的比赛。机缘巧合,一个教练发现了她并把她领上了残疾人运动之路。

“我是在一次街道上的比赛中被发现的,当时有几个教练都在,莱昂内尔·卡贝萨斯是其中之一,也是他发现了我并把我推荐给了伊西德罗·巴泰勒米教练,”她说。

深受鼓舞的薇拉决定离家去马拉开波市开始训练。

“就是在那里我开始对田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薇拉说。她在马拉开波市同舅舅住在一起。

“当我刚开始练田径的时候,我非常害羞,我除了教练之外不和任何人说话。做任何事情,我都是一个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通过体育逐渐获得了自信。我的教练也跟我说不要那么害羞,要和其他孩子交流,要开朗些。慢慢地我开始越来越自信。”

还是个青少年的薇拉会因为想念家人而哭泣,但她坚信这是她要走的路。

最初的胜利

2017年圣保罗泛美青年残疾人运动会是薇拉的国际赛事首秀,她参加了T47级别短跑项目的比赛。

“我的生活从那一刻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从来没想过我能够在任何一个运动项目中加入委内瑞拉国家队。这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些人曾说过的关于我的坏话都是谎言。这让我可以从逆境中站起来并为自己的梦想奋斗”,她说。

薇拉不断地进步。2019年,她先是在秘鲁利马获得了泛美残疾人运动会T47级400米的冠军、以及100米和200米的亚军,随后又在迪拜世锦赛获得了两枚铜牌。

瑞内瑞拉的传奇、薇拉的偶像艾尔莎·安图内斯评价说:“我知道她的情况很特殊,但她也有足够的决心和力量。我总是会拿她跟自己比较,因为她在比赛时展示了许多勇气”。

“她来到马拉开波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了。我从一开始就对她很感兴趣因为教练会跟我汇报所有的情况。我当时也是高级体育协调员。对我来说,她是现象级的,我几乎无法用语言形容。”

在取得诸多成绩之后,薇拉的梦想更大了。她刻苦训练的目标就是今夏的残奥会。

“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替祖国争光。我希望在我参加的三个项目(T47级的女子100米、200米和400米)都能拿到奖牌。我很想得到金牌,但我知道一定很难。”

内容选自 International Paralympic Committee,作者劳拉·库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