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雷欧·卡纳赫勒·麦克兰:成为标杆

卡雷欧·卡纳赫勒·麦克兰是美国队在2012年伦敦和2016年里约残奥会取得胜利的关键人物
卡雷欧·卡纳赫勒·麦克兰是美国队在2012年伦敦和2016年里约残奥会取得胜利的关键人物

美国队坐式排球名将期待着在残奥会上卫冕金牌,但在其它舞台上也能看到她的身影。

如果你问卡雷欧·卡纳赫勒·麦克兰她在2012年伦敦和2016年里约热内卢的经历,这位美国坐式排球运动员—她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选手之一—你会得到完全不同的两个回答。

“去伦敦参赛—当时我才16岁—我只是很高兴能去,很高兴能在没有很大压力的情况下体验残奥会”,麦克兰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说道。

“[但]在里约[我]20多岁,情形就反过来了。我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赢得]金牌。我感到压力很大,但我知道我们是一支有决心、有奉献精神、有技术的队伍,可以赢得金牌,”她回忆说。

无论这些残奥会的经历对麦克兰来说有多么不同,在这两次残奥会上,美国队都获得了奖牌: 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获得了银牌,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更是获得了美国队在这个项目上的首枚金牌,这也结束了中国在残奥会上的不败纪录。而对于从14岁开始就一直在美国队大名单上的麦克兰来说,这是一场迟来的胜利。“我为我们作为一个团队所付出的所有努力感到骄傲,那场比赛的表现非常棒,很好地展示了我们作为一个团队所付出的所有努力和奉献”,这位24岁的运动员说。

卡雷欧·卡纳赫勒·麦克兰在14岁时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穿着的正是她的14号球衣。
卡雷欧·卡纳赫勒·麦克兰在14岁时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穿着的正是她的14号球衣。
Courtesy of USA Volleyball

成为世界一流的运动员

麦克兰现在在美国坐式排球队的职业生涯顺风顺水—这项运动已经成为残奥会项目中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并且在不断俘获世界各地新球迷的心。

然而她的成功之路却从小就已经铺垫好了。

“说实话,我不记得运动员之前的生活了! 我是从体操开始的,然后是芭蕾舞,但都没有持续多久,然后是篮球,再后来是垒球,排球其实是我最后一项运动。这听起来可能很戏剧化,但体育不仅仅是改变了我的生活,它就是我的生活”,她说。

但在她参加的所有运动中,对于这位天生有缺陷(先天性马蹄内翻足)的美国球员来说,真正让她心动的是排球。在她九岁、十岁的时候,她加入了一个名为Oklahama Peak Performance的俱乐部,打[站立]排球。

命运女神对麦克兰格外眷顾。

比尔·哈米特,美国坐式排球国家队的主教练,参与了同一个俱乐部的工作,并发现了这位年轻的新星。哈米特让她在12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这项残疾人运动,剩下的就是大家已经知道的故事了。

“我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是在我14岁的时候。那是世界[残疾人排球],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球衣号码是14! 一个蛮有趣的事。”

Sitting volleyball player Kaleo Kanahele Maclay poses for a portrait during the Team USA Tokyo 2020 Olympics shoot on November 20, 2019 in West Hollywood, California. (Photo by Harry How/Getty Images)
Sitting volleyball player Kaleo Kanahele Maclay poses for a portrait during the Team USA Tokyo 2020 Olympics shoot on November 20, 2019 in West Hollywood, California. (Photo by Harry How/Getty Images)
2019 Getty Images

而在这场比赛之后,她也经历了更多个“第一”。她帮助美国队接连在世界残疾人排球赛(2010年、2014年、2018年银牌)、2019年泛美残疾人运动会(金牌)、2019年世界残疾人排球赛世界超级6强(金牌)斩获奖牌,她也被选为最有价值球员和最佳接应。

“她可能是世界上所有接应选手中技术最好的。她的球商也非常高,她能读懂比赛,试图找出拦网手的位置,比如需要在哪里接应,以确保我们能更有效地对防守或应对拦网进行攻击,”她的教练比尔·哈米特在接受WOW Paralymipcs的采访时这样描述麦克兰。

但当谈到她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接应选手—同时也是最稳定的发球手之一时,麦克兰认为自己仍然有进步的空间。

母亲、饼干和花店

坐式排球并不是麦克兰唯一想出彩的地方。

麦克兰深知运动的不可预知性对运动员的影响,甚至可能会结束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因此她也把目光投向运动之外的生活。

这催生了新的激情:比如饼干装饰业务“卡雷欧与饼干(Cookies with Kaleo)”和一家名为“花朵和面粉(Flower and Flour)” 的咖啡、烘焙和花店,她在居住地俄克拉荷马州开设了这家店。

“我的丈夫(马修)负责咖啡方面的工作,我们的商业伙伴(凯丽)负责花艺方面的工作,我则负责面包店的工作! 我把糕点称为我爱的劳动,它们是我最喜欢的一些配方,现在我可以和每一个走进门的顾客分享它们",这位美国残疾人运动员说。

除此之外,麦克雷还是一位母亲。

“我是这个星球上最酷的3岁孩子的妈妈!”她自豪地说。

那她是如何兼顾精英生涯、商业事业和养育家庭的呢?

“我经常被问到这个问题,我是如何兼顾这一切的。”

对我来说,最好的解释是,我在哪里,那我就在那里。如果我和杜克在一起,我担任母亲的角色,我就会尽最大的努力去陪伴他,当我在店里烘焙或者经营生意的时候,我就会尽最大的努力在那里。同样如果我在练习的时候,我也会选择只专注于在练习。我觉得作为人,我们往往会花很多时间投入到思考下一步的事情上,而不是把精力专注在当下。"

因为要同时兼顾很多东西,麦克兰就不得不做出取舍和一定的牺牲,而这种取舍反而能够帮助她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达到最佳状 — 从做妈妈,到做商人,再到做精英运动员。

“时间上的取舍一直让我对陪伴家人的时间和球场上的时间心存感激。既然时间是被牺牲了的,就会鼓励我让这种牺牲变得更值得。如果我要远离家人,我就会更有目标地去参加每一次训练或每一场比赛,让我记得自己为了那一刻所牺牲掉的东西”。

我觉得作为人,我们往往会花很多时间投入到思考下一步的事情上,而不是把精力专注在当下

一切为了东京

尽管现在的麦克兰专注在商铺和家庭上,但在2021年她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在即将到来的2020东京残奥会。美国队的目标不仅是卫冕,并且要确立他们作为世界霸主的地位。

在2018年世锦赛上获得银牌后,美国队已经获得了2020东京残奥会的参赛资格,虽然最终名单还没有公布。但麦克兰的人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

“我们2020东京残奥会的目标是金牌! 当然,要达到这个目标是有一段路要走的,但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个目标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到残奥会开始时,麦克兰也将年满25岁了。

去年,大部分人都是在家里单独训练,所以现在麦克兰很感激她们能重新作为一个团队一起训练。

“回到全职训练是最有动力的,我喜欢和我的团队一起在球场上,我们有一个’东京倒计时’,我们每天都在看。随着数字越变越小,这变得更加现实,是我们主要的动力”,她补充道。

当问道她是否也期待在残奥会到来时,与她们的老对手中国再次对决?

麦克兰说,2020东京残奥会将有所不同。

“自从里约的比赛之后,这样的对手关系已经发生了转变,我们现在觉得,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我们自己— 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光荣地拥有了世界第一的头衔。我们希望成为被击败的球队,而我们保持这种状态的唯一方法就是我们自己成为[别人希望赶超的]标杆,”麦克雷说。

“我们教练在里约之后在关于美国排球的活动中做了一个演讲,他分享了我们 "追逐巨人 "的感受,以及在里约之前我们是如何训练击败中国队的。然后他继续分享了 “成为巨人",以及现在我们是要被击败的球队,我们如何在其他球队的追逐下继续前进 — 我们如何成为最好的球队。这真的让我印象深刻,这也塑造了我们球队在里约残奥会后和2020东京残奥会的运作方式。”

麦克兰认为,没有对手,只有自己,正是球队前进的动力。

“‘成为标杆'已经成为我们的队训,意思是成为投入最多精力的团队,成为推动坐式排球运动发展的团队,互相促进并成为最好的自己的团队”。

美国和其他坐式排球世界强队将在8月27日至9月5日之间在幕张国际会展中心A厅展开角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