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纳斯塔西亚·帕戈尼斯:这就是我想要传递的信息

阿纳斯塔西亚·帕戈尼斯
阿纳斯塔西亚·帕戈尼斯

年仅17 岁的阿纳斯塔西亚·帕戈尼斯在14岁时完全失明。在导盲犬Radar的帮助下重获自由,重拾对生活的热爱,还参加了她的第一届残奥会。

阿纳斯塔西亚·帕戈尼斯可能只有17岁,但她已经在泳坛小有名气。

在6月举行的美国代表团残奥会游泳选拔赛中,她两次打破了S11级400米自由泳的世界纪录。先是预赛破纪录,之后在决赛中将新的世界纪录定格为4分56秒16。

但是回忆当初,爱上游泳对于帕格尼斯来说充满挑战。

“我第一次下水时就哭了,我告诉我妈妈,我再也不想游泳了,”她接受Olympics.com采访时说道。

“然后第二天我告诉她,‘妈妈,我们能去游泳池再试一次吗?’

“那期间我割破了鼻子,划伤了所有手指、手和脚踝——这应该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事实证明,游泳是帕戈尼斯的出路,她在游泳当中感受到自由。有多重因素助力她培养了对于游泳的喜爱。

阿纳斯塔西亚·塔斯·帕戈尼斯:“弱势也无妨”
03:34

美国女子游泳队运动员阿纳斯塔西亚·塔斯·帕戈尼斯在14岁时由于遗传和自身免疫性视网膜疾病而失明。在接受采访时,她表示:“游泳是我感到自在的事情。”如今,这位17岁的女孩在社交媒体上有超过200万粉丝,是许多女孩的榜样。她表示:“我最喜欢看到的信息是看到人们留言写到:‘你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一起了解她的故事。

在导盲犬的帮助下重新热爱生活

阿纳斯塔西亚·帕戈尼斯在9岁时开始注意到视力发生了变化。到她 11 岁时,由于自身免疫性视网膜病变,她的视力开始迅速恶化。14岁时,帕格戈斯完全失明。

现在17岁的她发现自己的生活一片黑暗,当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却无法适应盲人的生活时,她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我陷入了黑暗的抑郁中,极度想要自杀。我极度的焦虑、抑郁,还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些问题很棘手。”帕戈尼斯告诉Olympics.com。

但是导盲犬“Radar”(雷达)的到来改变了帕戈尼斯的心态,并且帮助她找回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的东西。

“它改变了我的生活,”她告诉NBC News,“它来之前,我没有任何自由,也无法独立。现在有了它,我觉得自己完全不同了。”

现在她俩形影不离,帕戈尼斯不仅再次爱上了游泳,也重拾了对于生活的热爱。

游泳的成功

在重新找回自己对游泳的热爱后,帕戈尼斯的心态发生了改变,她变得更有斗志。尽管她从未想过参加残奥会,但一旦她重新开始训练,残奥会就成为真实可行的目标。

她告诉Sports Illustrated :“我想代表美国参赛,比如专为青少年准备的奥运会之类的赛事。然后我们知道了残奥会,我就想:这一次我有机会啊,也许我可以以此为职业。"

帕戈尼斯首次亮相残疾人游泳赛场是在澳大利亚举行的2020年世界系列赛。她在S11级400米自由泳比赛中获得金牌,结果超越了自己的预期。

最近,她在残奥会的选拔赛中两次打破世界纪录,证明了自己的进步。

这位17岁的女孩希望能在东京残奥会上赢得金牌。

利用社交媒体改变对盲人的认知

没有训练和比赛时,帕戈尼斯就利用她的社交媒体平台来助力改变人们对盲人的看法。

从训练的幕后视频到幽默的短剧,希望通过这些内容让人们了解一位失明女孩的生活。现在的帕戈尼斯已经成为其他年轻人的榜样。

她向Olympics.com透露:“我最喜欢看到的评论是人们说:‘当我被欺负时,你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或者视力受损的人留言说我真的帮到了他们。”

“或者只是女孩在学校被欺负,因为我经历了很多这样的欺凌,我能够帮助她们。让他们知道她们并不孤独,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TikTok和Instagram平台上,帕戈尼斯的视频已经达到了数百万访问量。她希望通过这些关注着能够接受的方式来教导他们。

帕戈尼斯说:“最让我恼火的问题是人们说:你看起来不像盲人啊”。

“盲人应该是什么样?”我总是这么说:“很遗憾你有这种盲目的刻板印象,对此我不会做出改变。难道我不能不化妆,也不能不做头发。我也不能不去当职业运动员。很抱歉他们这么想,但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我可以的。”

帕戈尼斯在赛场外凭借自己的名气闯出了些名堂。但现在她更坚定地专注于自己在泳池里的表现,因为她实现了参加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最大梦想”。

《一分钟,一项运动》 | 残疾人游泳
01:23

《一分钟,一项运动》系列短片将在一分钟之内为您介绍残疾人游泳项目的规则和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