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女足分组解析

奥运资格赛附加赛首回合中,为中国队首开纪录的张馨和队友庆祝进球
奥运资格赛附加赛首回合中,为中国队首开纪录的张馨和队友庆祝进球

中国女足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足小组赛中和荷兰、巴西以及赞比亚同处F组。美国队和里约奥运会“冤家”瑞典队狭路相逢,两队和大洋洲近邻澳大利亚、新西兰同在G组。东道主日本和英国、加拿大、智利处在E组。

东道主日本(世界排名第11)自动分在E组,和英国(世界排名第6)、加拿大(世界排名第8)、智利(世界排名第37)同组。

东京奥运会将会是智利女足征战的首届奥运会,2019年,她们刚刚完成自己的世界杯首秀。

由赫奇·里瑟挂帅的英国队在无缘里约奥运会后期待能够强势归来。东京奥运会上,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球员均可被英国女足征召。

英国队主教练、球员时代代表挪威夺得过1995年女足世界杯冠军的里瑟表示:“现在,我们知道接下来的对手是谁了,这样在备战过程中我们就能做到有的放矢了。毫无疑问,我们所在的小组实力很强。东道主日本队中拥有多位天赋出众的选手,很多年来,她们都是女足世界不可小觑的力量。”

加拿大队在伦敦奥运会和里约奥运会上均摘得铜牌,日本之行,她们希望能够给奖牌换一换颜色。

主打技术流的东道主日本队期待携主场之利能够在比赛中走得更远,此前她们的最好成绩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亚军。日本队主教练高仓麻子表示:“我们知道自己以及其它对手想要什么,目标都是奖牌。奥运赛场会发生很多事情,希望我们能够最终赢得奖牌,令其成为希望的灯塔,不仅仅是为了女足,更是为了所有人。”

东京奥运会女足揭幕战将在日本和加拿大之间展开,比赛将于7月21日在札幌巨蛋体育场进行。

女足分组抽签结果

E组

  • 日本
  • 加拿大
  • 英国
  • 智利

F组

  • 中国
  • 巴西
  • 赞比亚
  • 荷兰

G组

  • 瑞典
  • 美国
  • 澳大利亚
  • 新西兰

中国队(世界排名第14位)和巴西(世界排名第7)以及奥运女足新军荷兰(世界排名第3)、赞比亚(世界排名第104)同处F组。

中国队首战对手是两届奥运会银牌得主巴西队。双方在奥运赛场有过两次交锋,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中国队0-3失利。另一次是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上,当时女足运动首次加入奥运会竞赛项目当中。中国队和巴西队在半决赛相遇,中国队凭借最后10分钟韦海英的两粒进球,3-2逆转巴西,晋级决赛。中国队在决赛中不敌美国,收获银牌,也斩获中国女足奥运赛场最佳战绩。

中国队第二场比赛的对手是同组中实力较弱的赞比亚,对于中国队而言,若想晋级淘汰赛,这将是一场必须拿下的比赛。

小组赛最后一场的对手是荷兰队。荷兰队在2017年欧洲杯赛场以全胜战绩夺冠。2019年女足世界杯上,橙衣军团在决赛0比2不敌美国之前同样取得全胜战绩。中国队去年在奥运资格赛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最后时刻失球,双方1比1战平;但是,不久前的热身赛上,澳大利亚刚刚0-5输给了荷兰队。两场比赛成绩也为评估中国队和荷兰队的实力提供了参考。

回看东京奥运会女足比赛分组抽签仪式:

G组中,夺冠热门美国队(世界排名第1)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四分之一决赛中淘汰过自己的瑞典队(世界排名第5)在小组赛相遇。如今这支美国女足自2019年1月开始就没有输过任何比赛,现在士气高涨的她们期待着今夏能够在小组赛中报五年前的一箭之仇。

2019年女足世界杯季军瑞典队在2021年4月的友谊赛中终结了美国队的连胜纪录,双方1比1握手言和。目前这支瑞典队由新生代球员领衔,其中包括皇家马德里女足球员索菲亚·雅克布森以及科索瓦莱·阿斯拉妮。

和美国瑞典同组的大洋洲近邻澳大利亚(世界排名第9)和新西兰(世界排名第22)也并非等闲之辈。由切尔西球员萨姆·科尔领衔的澳大利亚队期带能够在东京走得更远。2016年里约奥运会时,她们在四分之一决赛中经过点球大战不敌巴西。澳大利亚主帅托尼·古斯塔夫森对于美国队非常了解。里约奥运会时,他是时任美国女足助教。

美国、瑞典、澳大利亚同组的情况并非第一次出现。2015年女足世界杯上,三支球队就同处一组,最终携手晋级淘汰赛。

FIFA抽签仪式上负责抽签的林德赛·塔普利曾经帮助美国队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登上最高领奖台,她对于自己的同胞充满信心,她在苏黎世现场表示:“我非常兴奋,现在这支美国队有老将压阵、天赋新人拼搏,教练团队的工作开展的非常好。我喜欢她们的球风。技战术上佳,在很多方面都已经做得非常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