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和平一个机会”

……这是我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向世界各国政要发出的呼吁。 在我的闭幕词中,我表示自己希望运动员树立的“团结与和平的榜样”能“鼓舞”全世界的政治领导人。 仅仅四天后,我们对乌克兰所寄予的所有希望都破灭了。 俄罗斯军队入侵乌克兰的骇人图片和报道震惊了世界。 看到如此多的人们饱受痛苦、焦虑、绝望和毁灭的摧残,我们每天的心情愈发悲痛。 同时,数百万乌克兰人,
多数是妇女和儿童,被迫从残酷的战争行动中逃往其他国家。 我们的内心、感受和情感,都与这些无辜的受害者紧紧联系在一起。 对于这场被公认为世界历史转折点的事件,国际社会所作出的反应堪称前所未有。 联合国大会以绝大多数票通过的方式对俄罗斯联邦的侵略行为表示最强烈的谴责。 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一起投票反对这项决议的,仅有三个国家。 随后,数百万人的声援行动和世界各国政府的制裁接踵而至。

奥林匹克运动立即强烈谴责俄罗斯政府违反奥林匹克休战协议,敦促将原计划在俄罗斯或白俄罗斯举办的所有体育赛事迁至别处,并且呼吁在任何体育赛事中都禁止展示两国的标志。 通过以上行为,我们表态要与乌克兰人民紧密团结在一起。 我们与全球人民怀着同样的感情——他们和我们一样,都在为呼吁和平发声。 我们又不得不跟他们所有人都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

一方面,我们心情沉重。 另一方面,我们必须保持头脑冷静,才能维护我们历经岁月洗礼的奥林匹克价值观永不褪色。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改变了世界。 但这次入侵行径,却没有改变我们的价值观。 不管什么理由,这次入侵行径都只会让我们对于体育运动中那份和平、团结和消除歧视价值观的承诺更加坚定。 发生改变的,只有保护和弘扬这些价值观的方式。 眼下形势给予我们机会,同时迫使我们明确定义构成奥林匹克运动的原则和价值观,并为我们提供指导。 这场战争的政治后果和相应的政治制裁使我们面临着极其困难的两难境地,即无法在任何时候都充分实施这些原则。

我们的指导原则是和平。 我们的创始人皮埃尔·德·顾拜旦赋予我们这一使命。 1894年,在当时国际和平运动的全力支持下,他恢复了奥运会并创建了国际奥委会。他说:“如果这个奥运会机构可以繁荣发展,那它绝对能够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有生力量。”

这意味着体育,尤其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可以成为和平与理解的有力象征。 如果我们都尊重相同的规则并相互尊重,它们可以启发我们认识到这个世界有多和平。 奥林匹克社区的每个人都希望我们的意义绝不只是象征和启迪。 然而,我们不得不再次汲取惨痛的教训:体育并不能缔造和平,决定战争还是和平的专属特权,还是被政治牢牢攥在手中。 哪怕是仅仅成为一个强有力的象征,成为一个或许矢志建立乌托邦式和平世界的躬先表率,成为一股站在战争对立面的稳固力量——奥林匹克运动也需要让所有接纳规则的运动员参与进来,甚至特别是当他们的国家在“现实”世界中处于对抗或战争状态时。 来自价值观相同的国家的运动员相互比赛,并非有说服力的和平象征,它不过是另外一项体育赛事而已。 为战争和分裂塑造反例,而非接受、追捧和加深人民之间的分裂,才是我们的任务。 我们必须在奥林匹克运动下团结一致,我们必须紧密团结在一起,在任何形势下都能完成我们的统一使命。

这些价值观、原则和使命曾在昔日指引我们前进,未来也必将如此,它们揭示了俄罗斯入侵行径带给世界的根本性历史变化和前所未有的政治后果。

这意味着我们将继续揭露在这场违反奥林匹克休战协议的战争中负有责任的个人和组织。 因此,体育比赛或活动不应在俄罗斯联邦或白俄罗斯共和国境内举行。 禁止在奥林匹克运动组织的任何活动中展示任何属于两国的国家或州标志。 我们不会陷入某些荒谬论点形成的漩涡,即宣称这是体育政治化,违背了《奥林匹克宪章》对于政治独立的规定。 无论是谁,只要凭借政治甚至军事手段如此公然违反奥林匹克休战协议,就断然没有资格指责这一结果是出于政治动机。

每个人都亲眼目睹俄罗斯政府及其成员所承担的责任,同时承认这场战争并非是由俄罗斯人民、俄罗斯运动员或俄罗斯体育组织策划的。 但我们眼下面临着一个无法解决的两难境地,因为我们同时有责任确保我们比赛的诚信、公平和安全。 在这种独特的形势下,我们已经无法完全承担起这份责任,因为我们无法确保比赛的诚信。 根据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的建议,我们为利益相关方明确事态,避免分裂,帮助他们维护团结。 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将不得不面临这样的窘境:俄罗斯或白俄罗斯运动员可以勇争冠军,而乌克兰运动员却因为祖国正在遭受战事而无法参赛。 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将不得不面临运动员或团队将体育比赛政治化——他们中有些人受到第三方的鼓励。 我们还不得不考虑参加国际比赛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的安全风险,因为俄罗斯入侵行径导致全球反俄罗斯和反白俄罗斯情绪高涨。

出于上述所有原因,我们敦促全球每个体育组织维护自己赛事的诚信、公平和安全,禁止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动员参加赛事,或者至少在特殊情况下禁止展示有关其国籍的任何标识。 由俄罗斯国民担任主席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也赞成采取这种保护性方法。 关于这一点,我们将继续关注俄罗斯或白俄罗斯运动员及其体育组织对《奥林匹克宪章》所承载的和平承诺的具体态度。 在这方面,我们还必须考虑到俄罗斯境内的具体情况——俄罗斯法律规定,呼吁和平行动最高可招致15年监禁的牢狱之灾。

毋庸置疑,我们将继续与奥林匹克运动的所有利益相关方密切磋商。 我也非常希望大家主动联系国际奥委会,就具体问题或意见进行沟通。

与此同时,我们将继续与乌克兰奥林匹克社区紧紧团结在一起。 在乌克兰,许多人在令人难以忍受的条件下生活,不少人已经流亡。 我们被整个奥林匹克运动的团结精神深深感动。 为确保最大成效地完成此次援助,我们建立了一个团结基金,并呼吁国际奥委会成员谢尔盖·布勃卡先生肩负起乌克兰国家奥委会主席的责任,率先垂范,带头完成我们的各项工作。 布勃卡先生的工作组已通过乌克兰国家奥委会在25个地区的办事处和其他国家奥委会机构为我们的许多乌克兰奥运朋友提供了帮助。 他们与多个国家奥委会保持联系——这些国家奥委会的所在国已接收了200多万难民,同时本着奥林匹克精神提供帮助。 同样本着奥林匹克精神,我们不会忘记饱受战争、战情或侵略行为影响的其他奥林匹克社区。 就像对待乌克兰一样,我们继续通过他们各自的国家奥委会为其提供帮助。

乌克兰战争引发了全球的强烈反响,对世界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因为具有独特的意义,所以不啻为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它还让我们的奥林匹克运动面临着独特的挑战。 我们衷心希望能够尽快战胜这些挑战,迎接和平的曙光。 它让我们无法忘却,在这个羸弱的世界中,仍有不计其数的战争给受害者带来创伤。 请与他们紧密团结在一起,随我一起请求、恳求和呼吁全球所有政治领导人:

“给和平一个机会”

洛桑,2022年3月11日

托马斯·巴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