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2年以来,我一直担任FISA运动员委员会主席,在此期间,我们成功转型为真正服务运动员的委员会。 我们一直在努力思考需要为运动员解决的各种问题。 我们正在帮助他们解决各种日常问题。

就在去年,我们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开展了一个外联项目,由此促使我们越来越多地以需求为重点,积极主动地与运动员合作。 我们不仅要向国际赛艇联合会提供反馈,还要走出去,真正地寻求运动员的参与。

我真正引以为豪的是我们提高了知名度。 我认为,在此之前,运动员对委员会了解不多。

 

LENKA DIENSTBACH-WECH

提高知名度

我真正引以为豪的是我们提高了知名度。 我认为,在此之前,运动员对委员会了解不多。 但在我担任主席期间,我们去努力宣传运动员委员会为运动员服务。

他们得以了解有那么一个委员会代表他们行事,于是就毫不犹豫地联系我们。 我们正在努力引导他们使用他们理所应得的渠道。 虽然还不是尽善尽美,但我们正在努力。

通过教育赋权

我们进行问卷调查,以便获得运动员的直接、及时的回答。 我们还设法提供国际奥委会运动员职涯计划等计划,并让运动员与正努力优化该类计划参与度的网络建立联系,从而帮助他们进行职业转型或学习。

教育是关键,我们将在今年的世界赛艇少年锦标赛上实施教育计划。 我们认为教育必须普及到青少年运动员,原因在于通常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 他们无法完全意识到周围发生了什么。 比如,我们希望他们觉得自己有权对兴奋剂说不。

我相信很多联合会都会实施这样的计划,但在国际赛艇联合会,该计划是由运动员来推动的。 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区别之一。 我们的运动员委员会会真正地坐下来思考我们的运动员需要什么并找到解决方案。 我们正努力超前思考,并做出改变。

未来计划

我的任期于2019年结束,但我想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健康问题:身心健康、安全的体育运动环境,以及防止体育运动中的性骚扰或任何虐待。 我们并没有现成的系统,支持运动员可以向他人寻求帮助。

这是我未来两年的目标,我将努力建立这样一个系统,让运动员有这样一个人可以寻求帮助,可以舒服地与之交流,可以只是给他们提供建议或引导他们走向正确的方向。

我的下一步

要成为真正的运动员代表,你必须与运动员建立联系,所以任期限制需要非常明智的设置。 我真心希望我的继任者是位现役或刚退役的运动员,这样她或他便能与其他现役运动员有更多联系。

我希望留在国际赛艇联合会或某个体育组织内,继续为运动员的利益而努力。 作为一个运动员出身的人,并且在运动员代表领域工作了这么久,便一心只想继续将所学到的东西运用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