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玛·泰尔霍(Emma Terho),五届冬奥会选手,曾获得1998年长野冬奥会和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铜牌。她还参加过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2006年都灵冬奥会和2014年索契冬奥会。

柳承敏(Seung Min Ryu),韩国乒乓球巨星,曾四次参加奥运会,赢得2004年金牌和2012年银牌。

深入了解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及其使命和活动

埃玛·泰尔霍(Emma Terho)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期间当选运动员委员会成员,她曾五次参加冬奥会,曾任芬兰女子冰球队队长,并获得过1998年长野冬奥会和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铜牌。 她将接替即将卸任的科斯蒂·考文垂(Kirsty Coventry)担任运动员委员会主席至2022年北京冬奥会。

韩国乒乓球运动员柳承敏(Seung Min Ryu)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当选运动员委员会成员,他曾赢得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子单打金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团银牌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团铜牌。 他将接替即将卸任的丹卡·巴尔特科娃(Danka Bartekova)担任副主席。

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提名六名运动员为国际奥委会成员候选人

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已提名保罗·加索尔(Pau Gasol;西班牙篮球运动员)、马娅·维罗兹克佐夫斯卡(Maja Włoszczowska;波兰自行车运动员)、费代丽卡·佩莱格里尼(Federica Pellegrini;意大利游泳运动员)和太田雄贵(Yuki Ota;日本击剑运动员)为国际奥委会全会的国际奥委会成员候选人。 这四名运动员在本周早些时候被2020年东京奥运会参赛运动员推选为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成员,任期为八年。

根据运动员委员会条例,并应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请求,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最多可向国际奥委会全会提名三位已任命的运动员委员会成员作为国际奥委会候选人,特此确保运动员代表的均衡性。

经过与即将卸任的运动员委员会主席科斯蒂·考文垂(Kirsty Coventry)协商,为了确保运动员委员会的地域均衡,国际奥委会主席还任命亨弗莱·凯扬格(Humphrey Kayange;肯尼亚橄榄球运动员)担任委员会成员。 凯扬格曾任肯尼亚七人制橄榄球队的队长,他参加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并在今年的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选举中成为候选人。

此外,根据运动员委员会条例,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还提名凯扬格和最近任命的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成员阿斯特丽德·乌仁霍特·雅各布森(Astrid Uhrenholdt Jacobsen;挪威越野滑雪运动员)作为国际奥委会成员候选人。 今年早些时候,雅各布森于基坎·兰德尔(Kikkan Randall)辞职后加入运动员委员会,将于任期内担任委员会职务至2026年米兰-科尔蒂纳丹佩佐冬奥会结束。 为了避免非洲运动员代表缺席国际奥委会,凯扬格被提名为国际奥委会成员。

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还提名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新任主席埃玛·泰尔霍(Emma Terho)为国际奥委会全会的执行委员会成员候选人。

选举将于8月8日在第138届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完成。

为运动员委员会夯实基础

即将卸任的运动员委员会主席科斯蒂·考文垂(Kirsty Coventry)为新一届委员会夯实了基础,并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自2018年平昌冬奥会期间被任命为主席以来,她推行了一系列以运动员为关注点的重要举措。 其中包括《运动员权利与责任宣言》和奥林匹克团结基金提供的每年10,000美元的资助,前者在奥林匹克运动中为运动员建立了一套共同的理想权利和责任,后者则为国家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提供支持。

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后,她和其他即将卸任的成员在最初的八年任期的基础上后延了一年,以助其监督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在全球疫情期间的各项工作。

考文垂女士被国际奥委会全会推选为国际奥委会个人成员,国际奥委会也将继续受益于她处理问题的经验和见解,这些经验和见解对于运动员有着深远的影响。

丹卡·巴尔特科娃(Danka Bartekova)也曾在委员会任职八年之久,最后三年半的时间担任副主席。她也曾全心致力于上述举措的实施,同时参与了国际运动员论坛的组织和举办,以及Athlete365平台的制定,并携手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运动员委员会和基金会理事会打击兴奋剂,还担任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行委员会的运动员代表,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Athlete365目前已经发展为由全球精英、奥运选手和陪同人员组成的全球规模最大的社区,目前为其成员提供了许多工具和服务,旨在帮助他们应对心理健康和职业转型等诸多问题。

所有即将卸任的运动员委员会成员,包括托尼·埃斯坦盖(Tony Estanguet)、詹姆斯·汤姆金斯(James Tomkins OAM)和斯特凡·霍尔姆(Stefan Holm),在其任期内致力于在奥林匹克运动中加强对于运动员的支持,以及《奥林匹克2020议程》和最新《奥林匹克2020+5议程》的制定和实施,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